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早晨  

2017-06-10 15:14:56|  分类: 故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睡在床上,家旁边就是庙桥弄,一条石板铺的路。
        夜间,不知道是几点钟,“哐—”的一声,紧接着是“唰唰—”的声音从庙桥头方向传过来,睡梦被惊醒了。我知道,那是倒马桶的声音。
        不知道是几点钟——那个时候是不知道要看钟的,再说,那时家里没有钟。
        不知道是早上几点钟了,弄堂里又响起了石板叩击的“的咯”声,那是人走在没有置平的石板上,石板与石板发生叩击发出的声响。
        天就要亮了!
        父亲也起床了,他摸着黑穿衣汲鞋,又摸着黑开门出去,黑暗当中只听见几扇门开闭时发出的“吱呀”声,父亲那熟悉的咳嗽声在弄堂里一路远去。
       走过弄堂的人多了起来,那嘈杂的石板叩击声渐渐低落了下来。天色在放亮,我也起床了。
      当我睡眼朦胧地下楼来时,母亲早已起床,稀饭已经煮好,一碗一碗地已经放在墙门间里那矮墙上凉着了。母亲在拎水,她一趟又一趟地往返,一只手提着一个篮子、一只手拎了一桶水。篮子里是要洗的蔬菜,有时候是衣服。上一趟河埠头,洗一样东西,回来时再带一桶水,母亲常是这样。
        灶屋间的门口有一口大水缸,那缸可以装十来桶水。那时没有自来水,满镇上的人家吃的、喝的、用的全是这条三里长的市河里的水。水缸里的水倒满了,母亲拿起那根挂在墙上的长竹筒,将开口的一头伸进水缸里直达水缸底部,按住另一头的一个小孔,再很快地提起竹筒,将竹筒里的水倒入水桶中,那汲出来的水是混沌一片,泛着团团絮状物。母亲再从灶头上的一个小罐子里倒出少许半透明的东西撒入水缸,最后用那根竹筒伸进水缸搅几下。
      这是一个水处理的过程,家家都这么做的。那个时候是浑然不懂所以然的,只是听母亲说,这样处理后那个水才可以喝,可以烧饭做菜的。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拎水,又开始像母亲那样做水处理的,那肯定是记不清了!只是记得,拎水开始是一个桶拎的,没拎满,又是从河埠头一路洒到家里,最后也就所剩无几了。
      我喜欢小镇的早晨,喧闹,充满了生气。
      当我走出家门,走到庙桥头,放眼望去,一派生意盈然、繁荣兴旺的景象。
      这里是小镇最热闹的地方。
      茶馆店里熙熙攘攘,十几张八仙桌都坐满了茶客,最外面靠近街路边的桌子上坐的多是渔民,他们的身脚边随地放着的是他们打上来的鱼、虾。父亲坐在里边的,他出来的比较早,他不用做生意,他喜欢跟他的同伴一起茶聊。
      大庙口、庙桥头,地上都是摊,有渔民在卖鱼,有农民在卖蔬菜,那从南栅浜出来的基本上都在这里。买菜的、卖菜的都是老面孔了,见面了,没买之前照例都是先寒暄几句才开始买卖的,因为熟悉的,那交易也就快多了。那摆摊的卖完就走人了,新一拨卖家又上来了,如此这般的,小镇的喧嚷直到八点来钟才开始平静下来。
        静静的小河也从这个时候开始沸腾了。小河里沿岸边停泊着好多的船,有不少都是渔家的,他们打鱼为生,终身都住在这狭小的船上。每天傍晚,一条条渔船就泊在这里,每天早上,当岸边市场喧闹起来的时候,那船的蓬盖也随之拉了开来,他们在船上也做起了生意。
       早晨在喧闹声中开始,我在她的喧闹声中起床,又搭着她的尾声上学堂。如今我已是夕阳之人,但我怀念着、留恋着这故乡的早晨。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