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一九六零年的夏天  

2017-06-15 20:48:59|  分类: 故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九六零年的夏天,是个不寻常的夏天,那个夏天,蒋介石在台湾叫嚷着要反攻大陆。
        在我们的印象当中,蒋介石是一个可恶的人,是全国人民的敌人,他把中国引向水深火热,他.....。所以听说蒋介石要反攻大陆,人们心中不禁泛起了阵阵恐慌。
        不久后的一天晚上,睡梦正酣,一阵“悉索悉索”的声音惊醒了我,半睁着眼,我看见父母亲正忙碌着,一脸的紧张气氛,远处的天空在“噼噼啪啪”的炸响。我忽然想到了大人们在传说的蒋介石反攻大陆的事,难不成真的打过来了!我睡不着了,脑子里想着国民党反动派烧杀抢掠的场景,眼睛里在看着父母亲的举动:父母亲正站在凳子上,他们扒开了屋檐下的楞砖,正在把一包什么东西塞进去。远处的噼啪声还在响着,那一晚,父母亲都没睡,直到天一放明,父亲马上穿好衣服到茶馆店里去,很晚才回家。
       中午时分,父亲回来了,我听见父亲对母亲说:昨晚是民兵在演习呢!真枪真炮的,打了一个晚上。
        后来,我才知道,那晚父母亲要紧藏起来的是我们家的土地证、军人家属证,还有大哥这些年里寄回家的立功喜报。半夜时分的枪炮声,还真以为是国民党反动派打过来了,那些东西可都是要命的!
        不多久,还是那个夏天的一个晚上,我在睡梦中被一阵敲门声惊醒了。敲门声很急促,我听得父亲在问我母亲:是在敲我们家的门吧?门在弄堂里,我们睡楼上,那门隔了几个弯的呢,一时还真辩不出是敲谁家的门。静下心,凝起神,依稀听见有人在喊:“爸!”是谁呢?我想不出,我们喊父亲都喊“爹”的。还是父亲听出来了,是“福官(我大哥的小名)”!父亲马上汲了鞋下楼去开门了,母亲也起来了。一个年轻的声音随着父亲老劲的声音一起进来了,是大哥!在南京部队上的大哥!我也听出来了。
        他们在楼下厅堂里饭桌旁坐下了。
        弟弟也起来了,他跑下楼,依在父亲身边,在看着、听着。我也起来了,我没下楼,我在楼梯中间,依傍着楼梯旁的屏风,我也在看着、在听着。
        父亲在问大哥:那么晚了,干什么来了?大哥说是有任务!正好路过,就回来看看。什么任务?大哥没说,父亲也没问,部队里的事不好随便问的!父亲只是担心地问:外边这么乱,不危险吗?大哥从身边掏出一样东西往桌子上一拍,说:有这个东西怕什么?我一看,是一把手枪!父亲说:枪!说罢就要去抓那枪,被大哥一把抢了过来,把那枪梭子下了,再递给父亲,父亲拿过了那把枪,在手里掂了掂,笑了,看得出,父亲那吊着的心放下了。一旁我的弟弟也要拿枪玩,大哥把枪拿给弟弟,弟弟抓起了枪,往前挺举,可是举不动,拿枪的手垂了下来。
        那晚,大哥就这样在家里坐了一小会,就起身说要走了!
        事情就这样过去了,到如今虽说已经过去了整整五十七年,但这两件事却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当年的台海形势多紧张!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