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追思  

2017-05-31 16:12:05|  分类: 父母亲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了二姐说的当年她和三哥卖麦芽塌饼的故事,我也不禁想起小时候,我和弟弟卖“行灶”和卖香烟的事。那都是困难年的事。

先说卖“行灶”。

父亲会砌灶头,可是,困难年头,砌灶头的人家少了。我佩服父亲,不知怎么的给他想出了砌“行灶”的念头。这也算是“新品开发”吧!

行灶很简单的,我看父亲去隔壁缸盆店买来了几个钵头,让店里帮着在钵头底下凿一个五六公分大的孔,钵头里三面各搁一块砖头,砖头上面靠一块瓦片,没靠瓦片的一面搁一块瓦当,中间砖头上搁几根铁条,再里里外外用纸筋和石灰抹上,粉刷好,一个行灶就做成了。

做成的行灶搁在阴凉的地方晾上几天,待它上面的石灰干了,结牢了,就可以出品了。

行灶小巧,移动方便,省燃料,火力大,时间快,小树枝和柴爿都可以当燃料。要买它的人还不少呢!

父亲把行灶搁在河北岸的茶馆店门前,行灶上放一根草标,边喝茶边看着。

看着行灶如此简单,我手也有点痒痒,不过,父亲是绝不让我动一下手的,最多就是让我和弟弟去茶馆店门前去看着。

再说说卖香烟的事。

困难年里,什么东西都缺,连人们抽的香烟也没有,逢到节日才凭票给你个一包二包的。

我们家院子里的菜地里就是在那个时候种上了烟叶。那烟叶的种子是父亲到浙江桐乡老家问族人要的。

烟叶长得很旺盛,那叶子都好大好大成对儿挂在枝上。我看着父亲把烟叶摘下来,再一张张拿进屋里摊开晾着。

那烟叶是怎么处理的,我没在意,反正是父亲一个人在干,不过,后来我听人家说,那烟叶的处理是一门技术活呢!

我佩服父亲,不知他怎么学会的,没见有谁教他!眼见得那烟叶青的变黄了,烟叶变烟丝了,那烟丝可是我见父亲用刀一丝一丝切下来的。

香烟也是父亲自己卷的。那卷烟的机器太简单了!就是一块砖头,普通的八五砖,上面绑一快和砖头一样宽的帆布,帆布长些,可以提起来再塞上二三个手指的,还有一根圆筷子。         卷烟的时候,烟丝放在帆布上,筷子从帆布下面提起来,将烟丝卷进帆布里,再在帆布前方放上涂好浆糊的卷烟纸,那烟丝从纸上卷过,一支香烟就卷成了。

困难年里,我和弟弟两人一起,手里托着一个盘子,上面整整齐齐摆放着父亲卷好的香烟,我们从上岸走到下岸,在茶馆店里穿来穿去,等待着烟民们来购买。

已经记不得那香烟销路可好,记不得那香烟的价钱多少,也记不得我们托了多少时间的烟盘,记得的就是这一段 “曾经过”,它深深地留在我的记忆里。

我在今年的“父亲节”写下了这一段文字,也算是我对他老人家的一种追思吧!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