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老家的院子  

2017-05-23 11:57:27|  分类: 故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家,有个不大的院子。从家门前的石皮弄,走到门口,推开一扇门,穿过一条短短的夹弄,再推开一扇门,就是我家那不大的院子了。
    院子被一圈高高的围墙围着。围墙底下,摆放着一口豁了一道口子的大水缸,水缸敞着口子,日久天长的雨水总是把那水缸装得满满的。水缸和围墙之间是老母亲栽下的植株,有扁豆,有南瓜,还有从来都没人栽种的山药。
    扁豆顺着攀下的绳索沿着围墙往上长,每年天热的时候,墙上就开满了扁豆花,紧跟着,扁豆角就长出来了,当那豆夹长得鼓鼓的时候,母亲便把豆角摘下来,或炒或煸,那都是我们吃饭时的佳肴!扁豆吃不完,就任由它长,任它老去,待到深秋时节,就把那藤蔓拉下来,剥开那枯皱的豆壳,一颗颗白色的、黑色的豆子就收起来了。冬天来了,母亲时不时会把那扁豆拿出些许,在炉子上煨得烂熟,让我们当做点心吃。
    南瓜也是每年都种的。不同于扁豆的是,南瓜是往一旁的柴房屋顶上爬去了,没过多少时间,那宽大的南瓜叶便把那柴屋顶遮盖的密密满满,那宽大的瓜叶底下,东一个西一个南瓜就藏在那儿,眼见着南瓜长大,成熟,我们便会隔些天摘下一个,有时是切小块搁在饭锅里蒸着吃,有时,就干脆烧一大锅,当作晚饭吃。那南瓜真好吃,不管是蒸着,还是烧了,从不放糖,可那甜蜜、那个沙糯,每次我们都吃的连皮都不剩一点。
    围墙上还有一种东西,从不栽种,它每年都会从土里钻出来,夹在扁豆中间顺着那绳子往上长。它也长果子,不定在什么时节,不经意之间,你都会发现,在它的心形的叶柄底下,长出了一颗颗咖啡色的豆豆,那豆豆最大的也有枣儿大。隔一段时间,我们便会爬上梯子,在它的藤蔓之间、叶柄之下把那些小豆豆摘下来,洗干净了,盛在碗里放到饭锅里,饭烧好了,它也熟了,拿起一颗,用两个手指捏住它,轻轻地一使劲,那层咖啡色的皮就捏掉了,再把雪白的豆豆往嘴里一丢,还怪好吃的!
    那自己长出来的植株大人们都叫它“山药”,那小豆豆就管它叫“山药子”。终于有一年,我的三哥回来了,一天,我见着三哥抡起锄头,把那植株挖了开来,好家伙!在植株底下挖出了好大的一堆块根,三哥对我说,这就是“山药”!这是我头一次见到山药,原来它长在这个地方,是这个样子的。
    老家的院子就是这个样子。
    1963年秋,我离开了老家到苏州读书,以后,又经历了那场文化大革命,又插队到了昆山,再以后又重新回到了苏州,这一晃也就过去了五十多年。这五十多年,老家的变化可真大!也不知从那一年开始,我忽然发现,我家的院子没有了,那围墙拆了,拆了围墙的院子变大了,融进来了好几家人家。那靠在围墙根种的扁豆、南瓜、山药豆没有了,原先搁大水缸的地方种了一株枇杷树。那枇杷树,替代了那扁豆、南瓜和山药豆,给我留下了深深的印记和无尽的想念。每年的枇杷收获季里,母亲都会让人给我们捎上一篓子黄灿灿的枇杷,以至于每年、每回见着这金黄的枇杷,我就会想起老家,想起老家的那棵枇杷树,想起老家的那个院子,更想起两位久已逝去的慈爱的双亲。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