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我的那口子  

2017-11-14 21:39:49|  分类: 在乡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那口子是英雄,你信不信?这不是我在瞎吹!这是有事实的!

      问一声各位:为了维护集体的财产而奋勇地和歹徒搏斗,算不算是英雄?回答是肯定的!那么我的那口子就是英雄了!只不过老伴的那个英雄壮举发生在四十八年前,而不是发生在现在,如果是发生在现在,那肯定是大书特书的!在那个时代,这样的壮举只不过是在乡间、在田头、在茶馆店里被人们传颂一下而已。

      我记得那是在一九六九年的初冬,那天,我们队里的一位农民从石牌镇上回来,他对我说:石牌镇上茶馆店里的人们都在说,我们公社有一位女知青到苏州去,路上遇到强盗,被强盗抢了,那个知青和强盗搏斗。老农还说:这位女知青不简单!一分钱都没有被强盗抢走!要是换了农村里的小娘鱼,吓都要被吓瘫了!

     听到这个消息,我还不知道这件事竟然发生在我的老伴身上!虽说那时我们还没处对象,但我们插队在两个相邻的生产队里,平时就走动蛮多的,况且,她还是我的同学呢!当然也就多了一分关心!

     我是在第二天去大队部路过老伴的生产队才知道的。

     几天后,我和大队长出差到苏州,我们去饮马桥老伴家看看她,只见她脸都肿了,我问她怎么回事?老伴没多说,只是轻声地说:没事!这件事,直到我们处了对象后,我才知道了它的全部,以下便是老伴对我说的事情经过:

      老伴说,那一天是1969年的119日,她印象特深刻,她会记住它一辈子。那天,生产队里安排小青年阿狗、炳生和小牛驾一条七吨的农船到苏州装蚕茧水。那一天,老伴正好也要到苏州去,是队里安排到苏州去买塑料薄膜的,她想就乘这船到苏州去吧,方便些,还好省点车马费,算算时间上也来得及的,早上开船,傍晚时分就能到苏州的。

      老伴身上背了一只挎包,是那个时候流行的黄色的军用挎包,包里装着队长给的买塑料薄膜用的六十元钱。

     早上七八点钟,船出发了,开红旗闸,走七浦塘、石牌塘往西面摇过去,经过黄泾、消泾,出沺泾进入阳澄湖,三个小青年是头一次做老大掌舵开苏州。进入阳澄湖后,微风渐起,扯起了那根桅杆,船开的蛮快。然而,得意之余,三人竟然都找不到收港的地方,原打算从外跨塘收港进入娄江再到苏州的,结果找了好久,最后还是从唯亭那里收港。此时,太阳已经偏西了,眼看到苏州也不知道是什么时间,说不定船要停歇下来,第二天再走,但老伴一个女孩家,搭在三个小青年当中,在船上过夜也不方便!再说,船上又没有可以过夜的东西。老伴决定在唯亭上岸,乘火车回苏州。此时天还亮着,公路旁边的农田里, 农民们还在收割忙碌着!

      上得岸来,问了一位老农,那位老农告知,此地离唯亭5里,离外跨塘15里,老伴启步往唯亭走去。

      脚走在公路上“沙沙”地响,天在渐渐地暗下来。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沙沙”的脚步声中,老伴忽然觉得还有一个“沙沙”的声音在跟着自己,她警觉了起来,侧过身子,看见一个身影在公路的另一侧不紧不慢的跟着自己,你要快走。那身影也紧带着脚步;你要慢下来,那身影也就慢了下来。老伴感觉有点不对劲,她警惕着,一边把那挎包跨过脖子斜背着,一边把两只手攥成了拳头,暗暗地叮咛自己:“小心!小心!”

      就这样,一个在前头走,一个在后面紧跟。天越来越黑了,几乎看不见公路上的一切了,路上没有行人,没有过往车辆。忽然,老伴听得身后的脚步急促起来,没几步,那人影已经来到老伴的身后,伸出两只手臂,从后面过来勾住了老伴的头颈,厉声喝道:“拿5块钱出来!”老伴本能地拉住歹徒的手想从他那勒紧的手臂当中挣脱出来,一边回答:“没有!”歹徒的手臂越勒越紧,老伴抓住歹徒的手,一口就咬了下去。歹徒和老伴一起倒在了公路上,老伴咬住了歹徒的一根手指,歹徒抡起另一只手使劲的掴老伴的嘴,他想把手从老伴的嘴巴里挣脱出来,老伴是紧紧咬着不松口。就这样,两个人在公路上翻来滚去。危急之中,老伴忽然想,也许队里的那只船就在附近,也许他们还没有停歇,老伴大声地喊:“救命!”“救命!”可惜,因为嘴巴紧咬着那个歹徒的手指,声音放不开!她只得张口呼叫:“阿狗!”“阿狗”,连声呼叫。终于三个小青年听见了,他们真的没有停下来,正沿着娄江河不紧不慢地背着纤绳拉着船往前走着。听到了老伴的呼救,他们甩掉了纤绳急步奔了过来,一边奔一边还喊:“来了!”“来了!”那歹徒听得有人过来了,乘着老伴张嘴呼喊之时,把手挣脱了出来,爬起来就往路边稻田里逃了开去。

      阿狗他们赶到了,老伴坐在公路上,嘴巴里淌着血,分不清是歹徒的,还是自己的。苏州是不好去了,先回船上去再说,船被拉纤拉到了外跨塘停了下来,四个人就这样默默地坐着熬到了天亮。

      天亮了,三个小青年簇拥着老伴先到附近的跨塘镇上兜了一圈,哪里还有歹徒的身影。老伴乘火车回到了苏州,她庆幸自己最终没让歹徒得手,挎包里的钱分份未少,只是脸上火辣辣地痛......

      这件事发生在48年前,可如今回想起来,那一夜就好像是才发生的一般,就是痛恨没能抓住那歹徒,要是换在今天,是一定要、也一定能抓住他的!

      老伴的壮举,老伴一直觉得很平常,而我呢,一直很自豪,老伴不简单!当然,我也在提醒我自己,要好好地待我老伴,千万不可欺负她,你要欺负她呢,那是绝没有好果子吃的!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