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大批判  

2016-09-03 10:05:15|  分类: 大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终于,学校发出了通知,要求我们马上回学校,参加到批判中去。于是,在紧张的复习迎考中,我们又开始了批判三家村。

三家村是什么?翻阅了报纸才知道,三家村是北京市委里的三个人吴晗、邓拓、廖沫沙在当时的北京晚报上开辟的一个副刊栏目。要批判他们,就要找这些东西,于是,每天晚自习的时候,我们便钻进了阅览室,翻报纸,找原作,看报上刊登的批判文章,依样画葫芦般的写批判文章,写好后贴在教师大楼底下的过道里。

学校里已是另一种景象,书声朗朗的教室大楼里,过道两边的墙上贴满了批判三家村的大字报,有大有小,有毛笔写的,也有用钢笔、甚至用铅笔写的。

报载的、广播里广播的批判越来越多,调子也越来越高,从批判三家村,到批判《海瑞罢官》;从批判三个人,到“改组北京市委”、打倒“彭罗陆杨”,我们不禁感觉问题的严重:中央出修正主义了,毛主席身边睡了赫鲁晓夫式的人物,是啊!这是全国人民万万不能答应的!我们顿时觉得身上平添了一种神圣的责任感:我们要积极投入到这场大批判中去!

516,中央发出了开展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的通知;6月中旬,随着大批判的深入,高考作为封资修的东西也被中止了。广播里广播了中央关于废除高考制度的通知,当日傍晚,我连晚饭都没吃,急步走到位于接驾桥闾邱坊巷的邮电局电报房,向北京党中央发出了表示坚决拥护的电报,回校后,班主任老师还表扬了我,说我这是代表了全班同学的意愿,那拍电报的费用也由班会费支付了。

学校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课程停下来了,教室大楼前后搭起了贴大字报的芦席棚,一批一批的大字报、大幅标语,间而还有些漫画贴上去了。

 

    5.16通知发表以后,中央二报一刊相继发表了一系列的社论。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为首的首都大专院校就象是文革的实验工厂,凡事总是这么几个学校先搞出点什么名堂,然后就会有中央的指示出来,或是文件,或是最高指示,或是社论,他们指导着、左右着我们的行动。

62日,北京大学聂元梓抛出了矛头直指北京市委和北大党委的大字报,全国各大报刊都发表了,中央的社论也发表了,全国各地掀起了炮打各级党委的浪潮。

南京大学的部分师生写的《十问匡亚明》的大字报也刊上了《新华日报》。

我也闻风而动,照着南大大字报的格式,写了一篇批判校长徐天放的大字报,起题是《十问徐校长》,贴在了教室大楼过道的墙上。也许我用的纸张太小,大概只有A3纸那么大吧;也许我写的也不过那样的平平,这就象一块小石子扔在了大海里,连水花都没溅起丁点。

几天以后,一张在学校里激起巨浪的大字报出笼了。高三的十几位同学聚在了一起,十分认真地学习了当时的报纸,社论等,写出了我们学校第一张矛头指向校领导的大字报,以醒目的标题贴在了教室大楼的过道里。大字报只具了四个同学的名,有石四强和我,大概每个班级都有一名的,这是因为有同学说,要吸取反右时的历史教训,为防止以后可能出现的秋后算帐,避免累及过多的同学而这样处理的。大字报由高三(1)班的同学起稿,先前我写的那篇大字报也被索去作参考了。

大字报震动很大,揭批校领导的大字报很快贴满了学校的大字报栏,连食堂里的墙上都贴满了,学校的几名领导都上了大字报。不几天,校长徐天放就被勒令从学校对面罗家花园的红楼里搬出来住到了东操场北边的原体育用具室内。

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的发表,开始了老师们被批斗的厄运。一夜之间,许许多多的老师被大字报点了名,而且很快,一些老师被关进了“牛棚”,他们被罚劳动;被罚唱“牛鬼蛇神歌”;被剪了阴阳头;被抄了家;被……

崔承衍老师在文革之前就辞职回杭州老家,因为他有严重的资产阶级情调被揪回学校接受批斗。去杭州揪崔承衍老师,我也参加在其中,这是在当时的文革筹委会安排下,我们好几个同学乘火车赶赴杭州,再通过当地的居委会找到了崔老师,将他带回苏州。

那一阵子很混乱,而混乱之中最感莫名的是外语老师蔡杰的死。好象蔡老师并没有受到怎样的冲击,几天后却传来了他吊死在家乡的桑园田里的消息。

涉世未深的学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对自己的老师实施了这样的折磨,这是一大悲哀,老师的身心倍受伤害,甚至积怨至今仍不肯原谅的。

七十年代中期,粉碎四人帮,实现拨乱反正后,老师积在心中的那个怨啊恨啊,终于得以释放。我还在昆山化工厂里工作的时候,县里的同志告诉我,学校老师往昆山县寄来了函,他们要我向学校老师就此作深刻的检查,并向老师们赔礼道歉。

其实,在接到老师的这一信件前,我就文革以及我在文革中的一切,思考过不知多少回,我也受到了多次的批判,批判说我是反党,反革命!我冤啊,想不通,我都哭过好几回!我是一个工人的儿子,我成长在红旗下,我从小就被要求是听共产党的话,跟毛主席走。文化大革命是党中央、毛主席发起的,我响应党中央号召,紧跟毛主席,积极参加文化大革命,凡事都抢在头里,甚至连生死都不顾,怎么会是错了呢?但再冷静地想想,尤其是换位思考一下,我们对于学校的老师确实是犯下了严重的错误,有些甚至可以说是犯罪!我提笔写信给母校的老师,替我自己,替我的同学们承认了我们的罪过,向老师们赔礼道歉,后来每当我见到我的老师时,我都向他们表明了我的态度。而最终,我和我的同学们也得到了老师的谅解,老师们说:不能都怪你们……”

  评论这张
 
阅读(3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