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血统论  

2016-09-19 15:00:08|  分类: 大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随着红卫兵运动的欣起,不知什么时候,反动的“血统论”蔓延出来了。

血统论,就是崇扬“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生儿打地洞”的说法,以家庭出生来判断是否革命的唯一标准,在当时是剥夺了一部分人参加文化大革命的权利,而在以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则剥夺了一部分人公平地、合法地参与社会各项活动,甚至是生存的权利。所谓“红五类”、“黑七类”就是那个时代派生出来的。一些人高呼:“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横行于当时的舞台上。而很具讽刺意味的是,这些人无法解释也不许解释老子是好汉,而老子的老子或老子的儿子是“混蛋”的现象。

我曾经是响当当的“红五类”,我的家庭出生栏一直填的是“工人”。可是后来我不是“响当当”的了,因为我的父亲虽然是个工人,但他的历史上有污点:父亲在解放前曾参加过反动的道会门组织,尽管此事早已经有关部门多次甄别属于一般问题,但在那个年代可不是小问题,连军宣队的个别人也在说我的家庭情况很“复杂”。那时家庭出生讲“纯”,出生工人、贫农都要讲是几代几代的,可是我不“纯”:出生工人吧,历史上有点问题;兄弟姐妹中虽说绝大部分是党员、干部,可也有个别有点问题,这不是“复杂”吗?在当时那个讲究“绝对化”的年代里,一些人是要困惑了。于是,我不能参加正统的红卫兵组织,在我以后的上调、当兵、入党等都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我曾奋力试图摆脱这块至少是“灰色”的印记,试图自己给自己造就一个“红色”的氛围,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提笔写信回家,要与我那当泥水匠的父亲脱离父子关系,我长时间不愿回家,以表示自己划清界线的决心……

在部队的大哥与我进行了一次长谈:父亲的问题是一般的政历问题,早已有结论的。这种情况还是较为普遍的,反动的会道门组织有很大的欺骗性,尤其是对于文化层次不高的普通民众欺骗性更大。大哥还告诉我,部队也专门组织调查过,早已有结论,否则,大哥也不可能在大军区的要害部门工作至今。

我从血统论的泥潭中站起来了,我没有灰心丧气,没有趴下,我的同学、我的同事,还有我的一些领导还是那么的信任我,我重鼓了信心,重新以满腔的热血投身于正在开展的文化大革命之中。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