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叶尔玛克  

2014-05-16 14:21:39|  分类: 同学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14日这么快就到了。记住这个日子是因为那天我们班又聚会了。

叶尔玛克 - 禊湖人 - 禊湖人

 

        早九点我出门,骑的是电瓶车,过相门桥走仓街,20分钟到东园门口,在停车时正好看见许福奎和余履危并肩往里走,他俩看到我了,停了下来等我,我们仨再一起往里走。我以为还早了,谁知福奎告诉我,我是收梢的,就是说,同学们都来了,我是最后一位。我心里好惭愧,让大家等了。

       

叶尔玛克 - 禊湖人 - 禊湖人

        过了东园里的那顶桥,桥东畔好几个同学都聚在那里,都认得的,就一张脸面熟陌生,那人个子高高的,胖胖的身材,胖胖的脸。噢!我想起来了,他就是那位曾经是我们班的一员,大概在高二开始那当口离开我们去了另一个学校,他叫叶理星,但我不记得他的大号,倒把他的俄文名字牢牢地记在了脑海里。“叶尔玛克!”我叫了他一声,他淡然地笑了,说:“我已经不记得那名了。”“但我能想起来。”我告诉他“我叫沈国强”,他说,“我有印象的。”他问我:“你住宿吗?”我说“住啊!”他说他还记得当年住宿时的情景,他说他住在靠墙的,他记得俞正、邵金保等几位常熟来的同学。我忽然想起,说:“你的脚好臭!”他说:“是的!”他说他当时穿的都是部队里的衣服、鞋子,那鞋特臭!

        茶室在东园临河边,走过堤岸就是。今天天很好,茶室人也很多。走进茶室中间那大间里头,四张八仙桌拼了一张大桌,已经有好多的同学来到了,我们后来进来的也有不少的,大家挨挨挤挤的还是挤不下,又拿来了几张小桌子,管他好看不好看的,总算大家坐在了一起,我看了一下,今天总共来了23位同学,包括叶理星同学。为了记住今天我们的聚会,也为了给我的朋友有个交代,我把今天参加聚会的同学名单摘录于下(按班级序号排列):宗凯琦、吴莉勤、费慈吾、周芳、汪森泉、周俐、蒋元之、孙基鹏、许福奎、张和平、余履危、汝国钧、王蓓莉、毛祺、徐安昌、徐铿、金森炜、殷廷尧、贾震生、潘振涛、沈国强、杨鸿源、叶理星。

叶尔玛克 - 禊湖人 - 禊湖人

 

        因为来了叶尔玛克,今天聚会的第一个节目就是许福奎向大家介绍了这位离弃我们的同学,接着叶尔玛克向大家介绍了当年他离开大家的理由,还有他的以后的大致经历。

        许福奎的介绍,还有叶理星同学的介绍我是一个字也没听见,是因为坐得太远了,因为他讲得太轻了,因为周围环境太嘈杂了,不!主要还是因为我的那个聋耳朵,正巧,对着那个方向的恰好是我的聋耳,我只看见叶理星同学站了起来,只看见他的嘴巴子在呶动着,却一点都没听见他在说什么。

        虽说我们班的聚会蛮频繁的,虽说大家最多不过是半年未见面的,但今天碰到了在一起,那热闹劲、那喜悦劲还似是久别重逢。一组组、一堆堆,谈天说地、说旧道今、世道炎凉、同学情深无不在话题之中。又要说我的耳朵了,我的耳朵是摆设,有一个耳朵是好的,但孤掌难鸣,独耳不闻哪!听到的只是一片嘈杂,连近在身旁的毛祺和杨老师他们的侃谈都未入耳。但我还是象煞有介事的坐着,不时的点下头,不时地笑笑,以示我也融入了其中。但白云同学她那清脆的女声,她激情万分的向大家讲述的故事,那声音倒还是钻进了我的耳廓,尽管她离我还蛮远的。


注:聚会短文今系其一;

       图中照片系潘振涛摄

  评论这张
 
阅读(19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