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我们班的那些事  

2013-05-09 11:07:06|  分类: 同学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班的那些事 - 禊湖人 - 禊湖人

       昨天,我们班聚会了。从接通知到聚会那天,很快,没几天。我记得,我前脚问今年什么时候聚会,白云答我:不知道!没过几天,她在我们的群里说:5月8日聚会,地点大鸿运!

       5月8日,这日子选得好:“我发”!可我想,也不好,58,还有称什么的?我不说了!反正,不管取哪一天,同学聚会总归是好事、开心事,是非参加不可的。

       通知时间是九点半,我想就九点半出发。我们的头,老潘说:怎么通知九点半到,你九点半才出发,肯定迟到了!我说,好!我就准时到!

       昨天,下雨,我穿了雨披,开了电瓶车出发了。也没多少时间就到了大鸿运,我在歇电瓶车的时候,看到了王蓓莉同学晃着一把伞过来了,我们没互相打招呼,也许她看我正忙着停车呢。

       我以为我还早着,谁知刚一拐进大堂就见我班好些个同学都到了,挤在那张宽大的老板桌边上,把个大堂挤得满满的。相互握手招呼,象是久别,其实去年十月一日刚聚过。

       我和毛祺一边扯着一边往楼上餐厅走去。毛祺刚从土耳其旅游归来,他兴高采烈地向我介绍土耳其的旅游概况,说值得一去!还说,象我们现在这年纪,还可以走动,又有空闲时间,是出游的好时机。他告诉我,土耳其旅游费用大概在一万五左右。

       我们聚会的餐厅在216号包间,洁净的房间里宽松地摆着二张大圆桌,洁白的台布、铺着红套的座椅,墙上挂着二幅风景画。

我们班的那些事 - 禊湖人 - 禊湖人

 

       草草坐下后,我就拿着我的照相机来到金森炜座边,向他请教相机的有关问题。金森炜是位摄影大师,他的衔头是“中国摄影家协会会员”,我一向很钦佩他的摄影技巧和他的热情待人的品格。我女儿当年结婚就是邀他来拍照片的。那天同学白云跟我聊天时问我买照相机的事,我说,何不请教金森炜呢!你看,今天,唐永安和金森炜扯起照相机,大师不加思索地报出几款当前较好较实惠的相机品牌、型号和价格。

       我今天才知道,我的照相机有如此之多的设置,那些设置对于我的摄影有多重要;我才知道,原来我的摄影水平是如此的低下。还真谢谢金森炜这一番的点拨。只是可惜,今天我没带眼镜,加上耳背,那些宝贵的知识我可是听了一半丢了一半,不过好在金森炜人好,我们相离又不远,以后可多请教。

       汪森泉,我从离开学校到现在好几十年了,没见到过他。一见面,我就对他说,石四强在问他的消息呢!汪森泉在苏州华盛造纸厂工作过一段时间,看草场是其中之一。他说,他在草场没待多少时间。他也早早地被下岗了,在上海等地方待过,搞那胶水什么的。汪森泉的家在昆山玉山镇的市民广场附近。

       我们一桌都是男生,有汪森泉、张和平、蒋元之、徐铿、周俐、毛祺、金森炜、徐安昌、余履危,连我共十人。酒觞杯晃之中我们谈兴正浓,话题历经上下五千年,也有当今市井小民关切之事,当然偶尔也会突然回忆起当年同学之间的一些趣事。

       还有一桌上就座的有:潘振涛、唐永安、孙基鹏、许福奎、宗凯琦、吴莉勤、费慈吾、王蓓莉、史济惠,也是十位。我不和他们共桌,中间也未串过去,我不知道他们聊的是什么,但我知道,他们一定和我们一样的谈兴正浓,滔滔不绝,因为同学相聚是最激发情感的时候,再说,潘振涛如今是我们班实际上的头儿,他有吸引同学的魅力。还有,宗凯琦也是一个情感十分丰富的一位同学,她热情、奔放。我想不到,读书时代我们恍若陌人的她,声称那时“好怕我”的她,有如此之热情,如此的号召力!

       吴莉勤,我们相聚过多次,我还去过她家,今天她碰到我可什么话都没说,就说了句:“你笑得象个弥勒佛!”我没多说什么,还是笑对她点点头。

       费慈吾,我们在电脑上开始热络起来,先是知道有个“FCW”在关注我。后来、后来,一来二去的,我们相互知道了,原来,原来!今天,我们也很少交流,她委托我帮她收集历次同学聚会的照片,我答应了,这是应该的,我准备求助于金森炜,因为基本上每次都是他拍的照片。

       王蓓莉,自从那年我们去朱龙娣家聚会的路上,潘振涛吐露出他对王蓓莉的关注,他说:“王蓓莉是我们班里最漂亮的女生!”以后,我也关注起王蓓莉了,我在脑海中挖空心思的想当年王蓓莉是什么模样,只想起了当年看见过王蓓莉在西花园读俄语单词的样子。王蓓莉后来插队在昆山陆桥,再后来去了四川。我记得小弟对我说,蛮可惜的,王蓓莉再坚持几个月,这里也开始松动了,可以回苏州了。我给王蓓莉打过大概二三次的电话,为的是同学聚会的事。听说她现在回苏州居住了,她已买了东港新村的房子。昨天,我问了她这个事,她笑着说,还没拿到房呢!

       丁蕊珍,那年我们在北京串联的时候,她曾经借毛衣给我穿(此事,我竟然忘记得一干二净),我以后就没再忘了这事,我也记得我已经好久没见到过她了,宗凯琦对我说,这次丁蕊珍会来的,我很高兴,虽然这次见面,我们没说上一句话,但我很高兴见到这位借毛衣给我穿的女同学。

       孙基鹏是今天最后一位到的同学,他来得晚了,但他比那些没来的同学要好!要知道,那些没来的同学大家是多么想念他们啊!每一次聚会,大家都会说到他们,想着他们,我也一样。譬如小弟,尽管我们平日见过几面,但我还是希望他能参与进同学的聚会中来,大家都关心着他,还有好几位专门到他卖画的平江路找过他呢!

      

我们班的那些事 - 禊湖人 - 禊湖人

        我还特别关注到张国定,这事缘于一次同学聚会的时候,潘振涛把我叫到一边,小声地问:“你对张国定可有什么过节?”我说“没呀!”我一脸茫然。潘说,张国定对他说:沈国强象是对张国定有什么意见,见面了老是不睬他。我说,绝对没!反过来,我倒感觉张国定不大想和我说话呢!这中间肯定有误会,这是我们之间很少交流的结果。所以,每次聚会,我都很想张国定能来,我要好好地和他交谈,让我们相处得比以往都好!

       基鹏和周俐是一对酒鬼!今天他俩碰到了一起,见了酒就没命了,连拍集体照都不想挪一下屁股,还是大家去硬拖过来的呢!

       我因为有事,二点许我就离开先走了,晚间,老潘在QQ群里说,基鹏和周俐对饮直至傍晚五点,喝了多少?四瓶,要不拦着还要呢!基鹏酒间豪爽地说,他要拿出一万元资助同学聚会呢,当然,这是酒话,不得当真,也真可爱。老潘在群里说:大毛醉酒鸿运楼。我和一句:基鹏戏说张三丰。

  评论这张
 
阅读(388)|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