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老家  

2013-05-21 20:39:00|  分类: 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走过一顶桥,就是一条石板路。那桥,那路都非一般。桥上有一座庙(人称路头堂),庙有上下两层,上层供奉着菩萨,我不知道这尊菩萨姓甚名谁,只知道香火挺盛的。下层是化锡泊、烧纸钱的,是一个大炉膛。因着有个庙,所以镇上的人都不叫桥的大名“大陵桥”,而叫“庙桥”,而桥南堍那条石板路,也就称之为“庙桥弄”了。

      

老家 - 禊湖人 - 禊湖人

       庙桥弄也很有名气,那百多米的路都由一米五那么长的石板铺就。据史书上说,庙桥弄先前是条商业街,至今还可以看出那沿街东侧的房子都有可以卸下或撑起的搁板,那搁板一撩起,就是一个窗口,自然就可以做买卖了。

       我家在弄堂的另一侧,是深宅大院的那种,还有隔壁的徐家也是一样的大院,都是有钱人家住的,据说我家住的那屋原是镇上一位陶姓地主的房产,后来我的爹妈就在此租用了。我和我的兄弟姐妹都在此生,在此长,我们的童年都在这里度过。

       从庙桥头走来,没走几步远,就到了我家门前。走上门前的三级石台阶,推开一扇小门,有一条小弄堂,弄堂那头还有一扇门, 两头的门一关,小弄里便是漆黑的一片。而如果把那两扇门一齐打开,呼呼的弄堂风便接着而来。

       那条小弄堂,我们曾在里面摸黑捉迷藏,曾在里面挖了小坑打弹子,而在酷日当头的盛夏,我们在这里端上个板凳坐着边纳凉,边说笑着。我和弟弟最喜欢二姐放暑假回来,二姐一回来就会让我们去河对岸的书摊上租来好多小人书,我们就在这小弄堂里乘凉看小人书,真是太惬意不过了!

       推开小弄里头那扇门就是我家的院子了。我家的院子不大,院子的边上是院墙,因为年代久远那院墙有几处已经有些塌垮,唯有南面那堵墙仍然是高高地耸立在那儿。南墙脚下是一个花坛,花坛里按着一口大缸,缸里接着从天上掉落下来的雨水,那雨水被我妈用来浇灌院子里种的花草和豆瓜。

       墙脚下还有一坨子的山药年年不种自生,攀爬在这堵墙上。你不要看那山药贱着,到了夏天,它可会生籽呢,那筋叶处隔三叉五的会长出一粒粒咖啡色的豆来,你把它摘下来后,放在小碗里,在饭锅上蒸一下,轻手撕开那棕色的皮,把那白色的内仁往嘴里一丢,好糯好香呵!

       院子的西南角有一间小屋,说小,其实也不小,十几个平方米总有的,因为平时里面放放烧饭的柴草,那屋便被我们称之为柴屋了。院子的北面,我们住的房子的山墙外,是一片铺着方砖的场子,那场子在我小时候,是被用来堆放稻草的。刚解放那会,我妈在附近的农村里还有几亩田(土改时分的),每到秋收过后,便会有农船把那田里收起来的稻柴送来堆在这片场上,那就是平常我们烧饭做菜的草料了。以后,那田没有了,那稻柴也没有了,这里就成了一片空地。再后来,困难年里,爹妈把那方砖都撬了起来,这里便成了菜园子。

       院子东北角的墙根处有一棵桑树,那桑树有二层楼高,瘦瘦的,但它长得很茂盛,我们小时候养的蚕宝宝,桑叶可从来没愁着。每年一到初夏,桑树上结满了紫色的桑葚,那一颗颗乌黑发亮的小果果引得我们谗水直流,我和弟弟爬上树去采,采不到的就用竹杆打,每天每天,我们的嘴唇子都是黑黑的,那都是吃桑葚吃出来的。

       小院子的东侧是我家的宅房,宅房分南北两进,中间夹着一个一年四季不见太阳光的小天井,小天井因此而非常阴湿,小天井里养着十几只小乌龟。

       小天井南边紧挨着一间平房,那就是我家的厨房间了。厨房间里有一个灶台,按了三口锅的大灶台。那灶台平时就用外两口锅,只是到了过年的时候,那最里边的大锅才被起用,或蒸馒头、蒸糕;或架起大火烧整鸡整鸭和酱蹄。厨房门口也按着一只大水缸,每天早晨,母亲便从河边一桶一桶地拎水回来倒入缸内,倒满了,再取出一小碟明矾撒在水缸里,用一根又粗又长的汲水杆搅上几下,待那水缸里的水复又清澈见底了,那水才可以用了。

       小天井北面是两楼两底的房间。楼下外间是我家的客厅和餐厅。在客厅最里边的长台背后有一道屏风,从屏风后的楼梯往上走便是我们的卧房了。卧房有二间,卧房朝南的一面是一排鳞片格的老式木窗,木窗底下就是楼下的小天井了。穿过西侧那间卧房,里面还有一小间,我们称之为“幺楼里”。我打很小的时候就特别钟爱那间“幺楼里”。幺楼,刚才没向大家介绍。其实,就在从院子走进那屋内,我们先走进我家的墙门间。墙门间顶着小天井,它的北面通厨房,南面是客厅,往西打开两扇宽大的墙门便是我们的院子。墙门间和小天井之间有一堵半人高的矮墙隔着,我们称为半墙。墙门间的楼上也有一小间,它的面积和楼下的墙门间相同,小小的,里面仅可以按一张大床,这就是“幺楼里”了。

       我之所以特别喜欢幺楼里,是因为它就是一小间,我住了进去,便可以在里面一统天下,任我所为了。幺楼里还有一处令我兴趣倍增,还不止是我,我的弟弟和妹妹都特感兴趣,那是在幺楼里的北墙上有一个圆圆的孔,那孔有直径约30公分那么大,里面有一方砖可以左右移动。但凡刮风下雨,便可以把那方砖推上,那风便刮不进雨也就淋不到;平日里,你移开那方砖,外面那是一个清新的世界,还有丝丝的凉风吹拂到你脸上,好舒服也!还有更有趣的呢!我和弟弟都把那月亮洞当作藏东西的好地方,我们在里面藏了什么东西,现在都记不得了。这个月亮洞带给我们满腹的希奇和疑问,也带给我们童年时许久的乐趣。
       这就是我的老家。现在,又是几十年过去了,老家周围早已天翻地覆般地变化了,然而,我们的老屋仍在,它为我们留下那磨不去的旧事和旧情,它宽慰着我们,它还将陪伴着我们度过我们余下的岁月。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