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二起命案  

2012-09-12 10:29:12|  分类: 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发生在我童年时的事。

       第一桩命案,孙三虎杀人案,发生在大约1960年左右吧。当时正处在三年困难时期,那粮食啊、包括所有的物资都非常的缺乏。

       杀人犯和被杀者本是干亲,前者称后者为“过房爷”(“干爹”的意思),可为关系不一般。为什么会发生凶杀案的呢?事情的起因是遇害者不久前开挖河道时挖到了一玫金戒指,这一消息被他的干儿子知道了,小小的一玫金戒指竟然令他见财起意,于是在一个漆黑的夜晚,凶手走进干爹的家,对干爹说搞到了一袋米要送给干爹,干爹问:米呢?他同样是被那袋米吸引住了,那个年代一袋米的诱惑该有多大!凶手说:放在外面田边了,说是怕被人看见。干爹就这样被干儿子骗到了附近乡下的农田里,走上了一条田埂。半路上凶手说要解个手,让干爹头里先走,他弯腰从田边捡起一根早已准备好了的木棍,木棍的一头还有一根长又粗的铁钉,走到干爹身后抡起木棍对准干爹的头就砸下去,干爹一下子没死,凶手跳下田埂和干爹在田里翻来复去的扭打,最终干爹还是被凶手掐死了,凶手马上折身回到干爹家中翻箱倒柜的寻那玫金戒指,可是任凭他怎么翻啊找的,金戒指没见踪影,只翻到了几块钱,他自知罪孽深重,连夜出逃了。

       镇上西栅有人被杀了!这消息还没等天透亮就在镇上给传开了,茶馆店照例是新闻发布的第一场所,很快县里公安局的警察来了,狼狗来了。据说结果只化了三十来个小时就把凶手从他出逃乘坐的轮船上抓了回来。那杀人现场我也去看了,没看见什么,只见到那片田里的庄稼都被压了下去,那肯定是他们在田里搏斗留下的痕迹。

       过了一段时间,有一天,我们正上课呢,被通知停课去参加公判大会,那年我大概读小学六年级吧,可能也就是我们六年级的同学参加的。

       公判大会会场设在镇中段一个较空旷的地方,我们进去时已经来了不少人,我们在指定的地方盘腿坐了下来。

       公判大会开始了,直到这时我们才看清凶犯孙三虎是怎样的一个人,一个壮实的农村汉子,他被五花大绑着,身边左右立着二位镇上的基干民兵。审判长宣布开会,先后有死者家属控诉、市民代表发言,审判长最后还允许杀人犯孙三虎发言,他说,他犯了罪,希望能给他个机会,他一定痛改前非,重新做人。

       最后,审判长宣读判决书,只见审判长站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折叠好的纸,慢慢地展了开来,展成了一张大纸,我们清楚地看到这张纸的背面映出了一个大大的红勾,“枪毙!”大家都惊叫了起来,但马上又肃静了下来,审判长宣布:“......将杀人犯孙三虎验明正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会场上“哗”地响起了一片欢呼声,只见孙三虎面色煞白,人也站不住,瘫倒了,这时,只见左右二个民兵架着他,从台上走了下来,会场中间早已留下了一个很宽的通道,他们飞也似地往会场门外奔去,我们紧跟其后奔出来看究竟。

       门口,街道上都拦了警戒线,河里,平时热闹的船群都驱散光了,只停着一只赤博船,船的两边都临时增架了二支橹,那二个民兵押着犯人进了船舱,六名船公支起橹将船摇得飞快。

       镇西,孙三虎杀人的地方,那被杀的人已经被挖了出来,棺材板都掀了起来,旁边紧挨着挖了一个坑。孙三虎被押着先来到死者棺材旁,看了看死者,然后再押到旁边那个坑边,喝令他跪下,行刑的战士端着枪,走过去用枪敲了敲他的头:“头抬起点!”孙三虎头稍稍抬起了些,只见那战士后退几步,边上另一个战士吹起了军号,号子声中“呯!”的一声枪响了,杀人凶犯“朴!”地往前倒在为他挖好的坑中,那行刑的和吹号的战士走上前去,验看了尸首,解下了绑着的绳索走了,这时候,围在四周看着的人群一下子拥到了坑前看了起来。

       我从人缝中挤到了最前面,只见死者扑倒在地,头稍偏着,后脑上一个洞,一只眼球爆到了一边,背上溅上了几滩白色的脑浆,一只小青蛙在血浆中爬着,死者的腿、颈脖子还在抽搐着。我要紧挤出人群,太恐怖了!幸好我是回家紧扒了几口饭才赶来看的,要不然回家肯定是吃不下饭的。

       第二桩命案,那年我已在读初中了。初冬的那一天,我象往常一样从“上岸”(市河北边的那面,因为向阳而比较热闹)走着上学去,当走过染坊店不久,只见河边停着一只船,岸边围着好多人在议论着什么。我走近一看,那船的船头板上放着一堆肠子,肠子被剪开了些,露出了一堆夹着胡萝卜的大米饭。这肠子是这条船上的渔民从河里捞上来的,起先,他们还以为是猪肠子,但当他们剪开了肠子,看到里面的胡萝卜大米饭就起了疑心:这年头有谁把这么好的大米饭喂猪?再一看,那肠子远比猪肠粗!围着看的人群都说不象猪肠。不是猪肠,难道说是人肠?人们不敢再议论下去了,要紧报告了街道上,接下来街道上的和镇里的干部便来了,边看边分析边查,县里也来人了。我因为要上学,所以没夹杂在这中间,后来听说是附近的一个钟表匠把老婆给杀了。

       那钟表匠是个侏儒,姓宋。他上身发育正常,两条腿特短,人倒很时髦,那一头乌发每天都油光铮亮的。从见到这付肠子后,人们便没有再见到他,连他老婆都不见了。附近乡邻说,前一段子,老是听得他们夫妻间吵,有时,男的还把女的关在门外,那女的还趴着门哭着向男人求饶。

       县上的人来了,会同镇上的和街道的人一起进到他们的家里搜查,那女的果真是他男人杀的,还碎尸呢,除了在河里发现的那肠子,在他们家里的一只箱子里发现了那女的躯段和四肢,都被切得整整齐齐地码在那口箱子里,可就是头颅一时找不到,最后还是一个街道干部无意间在他们烧饭的灶膛里拨出来的。

       杀人犯不见了,不过后来还是被公安局的人抓到了,据说,发现他的时候,他正企图吊在一艘客轮的船帮上逃走呢。

       关于那个钟表匠杀妻,后来有人还说,是因为那钟表匠是个特务,被他老婆发现了,所以钟表匠起了杀心,他要杀人灭口,但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杀的人,也只有办案的人和政府里的人知道了,听说那钟表匠死在看守所里了,死了那就一了百了了,那案子大概就这样结了吧。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