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离开办公室(原创)  

2012-06-21 20:21:02|  分类: 三十年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司办公室有五个人,除了我以外,还有刘俊兰、倪木英、张雁、刘泉根。另外,公司的食堂、托儿所、门卫也属办公室管。

我们五个人,我算是总负责,具体主管公司的经济责任考核、企业管理一头那些规章制度健全建立。

刘俊兰是我的同学,我们在附中同学五年半,这中间包括文化大革命有二年半。刘俊兰管劳动工资一头,她干这行当有好多年了,在工艺系统三十几家中,她的资历都是很深厚的。

倪木英算得上是我的老乡了,她老家在吴江芦墟镇,我老家在黎里。木英还是个老党员,在我们办公室里她分管后勤、食堂、托儿所,平时她很少在办公室里头的,她是个闲不住的人,只要一有空,她准保在食堂里干活!

张雁,是我们办公室的内勤。她的事不少,公司里要打个字、发个文的,那是她的事,工会里、妇女一头有什么事,都会叫上她一块干。她热心,心地直,我们大家都很喜欢她。

刘泉根,是个一拳头打不出个闷屁的人,只是一门心思干活。他负责外出采购,负责公司环境清洁和美化,他的手很巧,每当冬天来临,他都会去搞一些水仙球回来,一把小刀在那球上批来划去的,不一会,一个造型就出来了。公司配电房前有一个水池,水池边上他种上了葡萄、美人焦,那看的、吃的都有了。就那口水池,我联系了我妹妹,专门开车去吴江水产养殖场去买来了几十尾锦鲤放养着,二年过去了,几十尾鱼变成了几百尾,只是那些鱼儿变小了,颜色也没最初那些来得鲜艳。

我们五个人一起共事了有好几年,相处也很好,直到不久前,我碰到张雁,我们都感慨那段时光,好让人留恋。

我在办公室待到一九九三年的二月份。

还在二月份之前,就不断有人反映,说是印刷车间的几个头吃里扒外,把公司的业务拿出去做,还把公司的印刷材料偷出去。印刷车间人心惶惶、群情激奋,要求公司另换车间主任。

在一次公司管理层的会议上,公司领导通报了这个情况,并提出要另委派人去印刷车间。

我向公司经理毛遂自荐,要求到印刷车间去。我说,我原来就是从印刷车间出来的,这几年又搞了企业管理和经济核算,我去印刷车间试试看!

公司领导同意了我的请求,我走马上任了。

我在印刷车间待了三个月,又从印刷车间出来了。

这三个月当中,我依靠了车间原来的管理班子,整顿了劳动纪律,把劳动组织、劳动定额都进行了细化,我砍了几个人,那些调皮捣蛋的,还有不适应我所倡导的纪律与考核的,先后走了。我也做了不少的工作,动员那些生产和管理上的关键人员留下来。三个月,车间的生产和管理基本上正常了。

早在我去印刷车间以前,有人就对我说:我待不长的。理由是:我的前任,是公司总经理的出窝小弟兄,他不会这么便当的被赶下台的。我不信,我也没当回事,我一心想把印刷车间搞上去。

我被调离印刷车间的一天终于来到了。那天,我对车间办公室的一位管理员说:通知车间管理人员和各班班长开会。那位管理员朝我看看:“你还要开会哪?你都不是印刷车间的人了,人家都已经开过会了!”一句话,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怎么回事啊?那位管理员见我如此反应,便对我说:我的那位前任被“官复原职”了,他已经开过车间的管理会议了。我好纳闷:难道真是出窝弟兄,说上就上,连同我谈话都不谈一个!是我干得不好还是怎的?

我自纳闷着,公司找我谈话了,这已经是过去了几天了。公司经理找我,他说,让我从印刷车间里出来是“另有任用”。这是因为公司新近成立的“影视中心”呈现出了管理危机。

公司影视中心成立于那年的二月份,他的发起源于一个自己走上门来的无锡人,它穿着一身似乎是常年不换的灰不溜秋的衣衫,留着一头长发,说着一口普通话,也不知他是如何搭上我们的总经理的,一通口若悬河的话语撩得我们的总经理心花怒放,而且当场拍板:成立“苏州市广告公司影视中心”,委任那位先生为经理。影视中心是公司的二级法人,独立核算。

公司成立了专门的班子筹建影视中心,在公司内外招兵买马,广筹资金。

影视中心的成立大会搞得非常隆重、规格也很高,除了上级局领导出场外,还请来了当时的市委一位副书记,报纸、广播、电视的新闻媒体都来了。

几个月过去了,影视中心没进一笔业务,开销却似流水一般,二个管帐的会计熬不住了,她们开始担心:常此以往,影视中心怎么办?那个经理可是个没根没底的人,那留下的一个烂摊子可是越烂越深!她们去找了公司经理,公司经理感到是个问题了,于是他们作出了要我去影视中心接管那烂摊子,让那个前印刷车间主任重回车间的决定。

一开始,我没接受公司领导的委任,我对那影视中心根本就是两眼一抹黑,什么都不懂!要搞剧本的,要筹拍电视剧的,那个套路就是通过筹拍电视剧,在电视剧里插广告内容,以此来获得收益。

拍电视剧谈何容易,剧本要化钱买的,筹拍要请导演、请演员、请剧务,要一班子的人马,更重要的是要一沓箩的钱哪!我是既不懂,又没路!所以我不准备接受。

过了几天,我们的书记来找我谈话了,他干脆抬出了“组织决定”的帽子压我。我无语了,谁叫我是个党员呢?理该在公司最困难的时候挺身而出啊!

我接受了,但我对公司提出了几点要求:其一、公司要求我们是独立核算、自负盈亏,从我接手开始就不发我们工资,要我们自己解决。我提出是否宽延二个月,我毕竟是从没搞过,手里业务是一笔也没有,即使马上去接恰,那到业务办成,钱款到帐,总得有一个过程的吧;其二、要求我们承接的业务和公司的业务可以互通,就是说,不要局限于影视制作、影视广告。

我的要求公司领导同意了,五月一日过后,我就成了影视中心的法人代表。

 

  评论这张
 
阅读(221)|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