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我当车间副主任(原创)  

2011-10-19 20:33:14|  分类: 三十年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公司里颇受照顾。当初我从乡下回城进到公司,没按照惯例上手摆车而直接被安排到了那台最新款的双色胶印机,这就是一个明证。可能是因为大姐在工艺局(我公司的上级主管)工作的缘故,

        培训结束回公司后有一段时间我很空闲,设备还未到,我们在等设备,这时恰逢职工文化补课,我是文革前的老高中,此学历在当时的公司里可算是较高的了,于是我被叫上来担任补课教员,这以后公司政工科,还有工会有事也叫我帮着干这干那。公司有个分房小组,给职工评房分房,拉上了我跑东跑西,没多久就与公司领导,还有一些科室的同志熟悉了,公司总经理更是见了我一口一个“国强”的,好亲热,我都不好意思了。

        J2203胶印机投产以后,我们开始忙了,每天都是印刷,看着印刷成品源源不断地从我们的手中生产出来,那真叫既高兴又感到这日子过得踏实。

        忽一日,遇见了政工科的小张,她是我到楼上政工科、工会帮忙认识的,一个大大方方的,说话毫无顾忌的女孩。小张对我说:“以后当了官,不要眼睛长到额头上啊!”我被她一句话说得莫名其妙。看我不明白,小张干脆挑明了对我说:“你马上要当车间副主任了!”我心想我进公司才几天,人头还没认识几个,公司让我当胶印班的副班长,已经是挺抬举我了。我想小张是在拿我寻开心,也就没多放心上。谁料没多久,公司领导真找我谈话了,告诉我:因工作需要,调我担任印刷车间副主任,并很快在公司中层以上干部会上和印刷车间职工大会上宣布了。我被赶鸭子上了架。

        印刷车间已有一正一副二位主任,他们是邹庆元,车间主任,一个办事认真、忌恶如仇的老同志,车间里的小青年畏惧他而背地里称他“青面孔”;小顾,顾伟明,年纪蛮轻,工龄却蛮长,车间副主任。

        公司宣布任命后,我们三位就开了个会,商量了一下分工,老邹负责全面,主抓生产调度;小顾主管生产质量、工艺控制;我负责设备管理,后勤一块。但会后我还是回到胶印班去,和我的弟兄们一起印织锦纸,这时,上海请来的师傅们也来了,胶印生产也逐渐趋于正常。

        不久,车间主任老邹在一次碰头会上对我说:“小沈,胶印生产也正常了,你也该脱出来搞车间管理了。”我应声来到车间办公室,心想真该好好地学学。对于印刷的生产流程、工艺规程,有好多专业性的东西,光是那些基础的印刷知识,也够你学的了,例如纸张的常用规格、开料尺寸;各式各号的铅字;凸版制版、凸版印刷技术等等,就是我所分管的设备,起码对我车间的设备的构造、运行原理、常见故障及维护,我总得要有个起码的了解吧。我得好好地学,我想。

        从那以后,我就钻到了车间里头,看那些机器设备,看个仔细,也向挡车工问个明白,此外也常去金工班,看他们干活,也加入到他们一起吹牛的行列中,但凡有设备故障之时,我总是和他们一起待在维修现场,有时一起扛那些沉重的电动机什么的。另外,我按照我所了解的常识,提出了全员设备维护保养的口号,我要求每个挡车工要象爱护自己的东西一样爱护保养好自己操作的设备,每天下班前必拿出一刻钟,揩擦机器,打扫场地,加注润滑油。我常去现场看他们每日的例保,有时也会欣开盖板检查机油加注的情况。

        八一年上半年,公司在竹辉路新址的厂房基建差不多了,公司要求我们完成好我们车间所有设备的安装准备工作,包括,定好设备的位置,浇注好设备的基础,预设好设备须用的水、电、气线路、管道。我很庆幸自己肚子里还有那么点墨水,庆幸原来还有在昆山化工厂的实践基础,我们派出的先遣队,我们量尺寸、画图纸,那平面布置,还有每一类设备的基础施工图都画出来了,先送公司设备科,再送公司领导审,那后来,整个公司一、二层面的布局都在这个基础上展开。

        八二年底,公司开始大搬迁,从闾邱坊巷搬迁到竹辉路。车间主任老邹在闾邱坊巷那头负责拆卸,指挥搬运,我在新车间负责接收,指挥安装;小顾不失时机地组织生产。一个月后我们圆满完成了搬迁任务,新址上最先响起了恢复生产的轰鸣声。

        我在印刷车间大约当了四年车间副主任。这四年里,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无论是业务知识还是管理经验都有很大的收获,连我的烟瘾也有很大的提高。我本会抽烟,但抽得不多,二、三天一包烟吧。自打进了车间办公室的那道门后,那情况就不对了。连我三个主任,三条烟枪,而且都是老烟枪,特别是老邹,他戴上了老花镜,在看稿子时,在开单子时,那香烟一根连着一根,还不时地派给我和小顾抽。那我和小顾,抽了老邹派的烟后,总也得还派过去吧,如此的循环往复,那抽烟的频率是越来越快,一天抽二包还不止,直抽的我另化钱都化光还不够,每天回到了家,除了身上的油墨味不说,还带回去浓浓的香烟味。

  评论这张
 
阅读(370)| 评论(6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