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那一片土地...(原创)  

2011-11-02 21:14:45|  分类: 我的亲人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片土地...(原创) - 禊湖人 - 禊湖人
 

         父亲的祖籍在浙江桐乡。父亲在那片土地上度过了他那凄凉的童年,他过早地失去了爹娘,他被人收养,他只上过一年学,他13岁就去学泥水匠,他14岁就颠波流浪到他乡...

        尽管童年凄凉,父亲仍非常爱他的故乡,他滔滔不绝地对我们讲起那里,凄凉的故事里溢漾着他对故乡的眷恋。父亲的回忆带给我们的是好奇,也是向往:就是在那片土地上诞生了我们伟大的爸爸,再把我们一个个带到了这个世界。父亲的聪慧、子女的出道,是不是来自于那一片土地?据说文学巨匠沈雁冰就诞生在这里,他还是我们同辈的兄长。

        省亲、探根,一直是我们的所想。父亲生前曾带着我们中的弟兄姐妹来过这里,看一看那些老房子,看一看那些族人,看一看那一片土地,父亲脸上满是笑容,他让故乡的族人认识了他,那个小时候苦不堪言的“四阿爹”,如今是子孙满堂,香烟是越燃越旺!

        我没有随老父亲来过这里,因为我也很早就离开家乡,只不过我不是流落他方,我是带着父母兄长的希望,来到苏城上了省里的重点学堂。

        数年之前,我带着我的女儿,还有大姐和小妹驱车来到这里,一天时间,我们是匆匆而来,匆匆而往,见到了一条小河,河边是茶馆、肉铺和菜场;见到了小时候来过我家的后辈——阿五,他和他新婚的儿子同住在一栋宽敞而有点简陋的新房;在河的对面见到了我们同辈兄长的子孙,还有一大串不知是谁家的孩童;我们来到一排平房前,陪同过来的阿五说,那平房里头有一处应该就是我们老父亲的故居。我们朝那方向望去,故居就座落在那一长溜的房子中间。正望之间,从那屋里走出一位老大娘(什么辈?不知道)站在门口大声地嚷嚷,可惜我们是一点都没听清,阿五说,会不会是她怕四阿爹过来的人把那房要回去。我们听后真是无话可说,这真是哪门子的事,我们只不过是来看看。

        今年四月,在为大哥做寿时,二姐悠悠地说:“你们都去过桐乡了,我是一次都没去过。”二姐还说:“我的一个愿望就是到桐乡那片土地上去走走,去看看。”二姐这愿望其实也是大家的愿望,不管以前去没去过,都对桐乡心怀着一种向往,都想再去看看,寄托我们的眷恋之情。我们相约今年秋天成行。

        10月29日,星期六,二姐凌晨四点多就起床了,她和二姐夫赶乘了早六点的高铁,一个多小时从南京赶到了苏州,我开车去接站;这里,大姐一家五个人由我的外甥女婿驱车来到我们这里,一周前约好的丰田考斯特客车也如期到了,蒙蒙细雨中我们出发先去吴江,那里还有一半队伍在等着呢。九点二十分左右,车子从吴江松陵出发,人到齐了,今天我们有十五位同去,相当于我们沈家全部人员的三分之一。

        雨还在下着,似乎还大了起来。都说天气预报不准,昨天不是说今天阴到多云么?怎地今早又说要下雨了呢?小妹说:兴许浙江那头不在下。后来到了浙江桐乡,那里真的不在下雨。

       三哥说:桐乡我们要去的那地方在搞开发,老屋那里也在搞开发,老房子可能拆得差不多了。大家都说,拆了没关系,看看那一片土地也好啊!桐乡,就数三哥与他们联系最多。

那一片土地...(原创) - 禊湖人 - 禊湖人

 

        地方真的认不得了,我们几个人在车里,开了导航仪,查看了地图,仍没能找到老屋故地。我们决定先就餐,待酒足饭饱后定定心心地“探”,一定能找得到的。

        午餐过后,三哥拿起了手机,一个电话打过去,方知我们离他们并不远。照着指点,顺着稻乐路再往前开,一条宽阔的马路打住了,尽头是一条小道横在面前,右拐,路边一个小姑娘说:这里就是地心里。一车的人激动了,纷纷下车,前边路右侧一排平房前一个中年人站在那里,三哥喊着那人的名字走了上去,“金奎!”那人叫“金奎”,我到后来都不知金奎是哪房哪门的子孙,他与我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我没细究,有一点是肯定的,他一定是我们沈家的人!又来了一位,骑着摩托车过来的,年龄可能稍长些,据说和我们是一辈上的。

        金奎领着我们往他家里去,那骑摩托车的带着国平弟径直往另一方向驶去,据说,这里有一位还是与父亲一辈上的人,他可能对父亲有所了解吧,国平带上了照相机,说了声:“我去采访他。”就跟着去了。

        金奎家有一座楼房,三楼三底,看上去条件还不错,那幢楼楼上自己住,楼下还出租。我们就在金奎家跟他们扯了会,不一会,那位骑摩托车的平辈兄弟带了一位老者也来了,就在金奎家,国平与他进行了采访。那老者今年八十余岁,我们的老父亲要是活到今天该111岁了!我估摸他不会对父亲有多少了解,因为父亲毕竟少小离家,而离家那会,这位老者还没出世呢。

       我们走马观花般地走过了,看过了,虽然,老屋见不到了,知跟知底的人一时找不着了,但我们还是很高兴,浙江桐乡梧桐镇稻乐村地心里,这一块生我父亲的地方我们来过了,常听父亲津津乐道讲起她,而今我们来看她了,心里头是说不出的满足与高兴,脚下踏上这片土地,相信我们一定会沾上些许灵气和福气,造福于我们还有我们的子孙。

  评论这张
 
阅读(229)| 评论(5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