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路遇老同学(原创)  

2010-10-22 12:06:31|  分类: 同学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晚练的内容是走步,路线基本是出门往北一直到娄门,一个来回大约五十分钟。可前天出得门后我心血来潮,跟老伴说,今天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吧,往南,到桂花公园那边。老伴应声道:“好啊!”

        桂花公园原本我们是一直去的,可说是三天两头会去。因为那时我们家就住桂花新村么。桂花公园也是个走步的好去处。那公园里自然不消说,公园傍河,一汪清水,晚间的过往游轮亮着漂亮的轮廓灯“突突”地在护城河里开来开去,那掀起的水浪“哗哗”地涌过来,拍打着岸边的驳岸。公园东南方巍然立着的城门角楼,象个哨兵,傲视着面前的觅渡桥。公园里还有一条小道,沿着河边蜿蜒向着西边一路伸过去,它从南园桥下穿过,直往人民桥方向而去。我们喜欢晚饭后来到这里,穿过公园,沿着那条小道走到南园桥,再折上南园路往北,到竹辉路往西走不多远就到家了,一个圈子,练也练过了,夜景也赏过了,人不累而心情恰是非常的怡然。

        哈!扯远了!再回到上边的话题。

        从我们家门口往南走约800米(这个数据是精确的,是踏着江苏测绘队在路边留下的测绘红线算出的),就到葑门路口了。这一段路还好走,没有高高低低,没有曲曲弯弯,就是在我们小区隔壁,那沿马路的地方有一个排档,那烤炉上用排风机强劲排出的烧烤味实在难闻,我是摒住呼吸从它前面过的。

        过了葑门路,前面就是原来的葑门西街,现在也叫莫邪路了。这条路我们是最熟悉不过了,因为好几年前,我们在这里开过一个店面,那还是我们公司创办那会,我们在这里大概待了要有五、六年光景吧,后来是因为日益高涨的房租,还有那可怜的门面业务收入,我们最终离开了这里,但创业之初待过的几年,让我们多少对这条街有点情有独钟,兴致昂然,兴许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我才会提出晚练走步往这里的提议吧。

        葑门西街从葑门路口开始至竹辉桥结束,现在这条街比起我们当初又热闹不少。商店增加了,那水果店是又大又人气旺盛;几家餐饮店,看似门面不大,却也红火得很。整条葑门西街一到晚上更是灯火灿烂,人头躜动,给人以一派繁荣的景象。

        街路是热闹非凡,但,实话说,要在这里走步锻炼可不是个理想的地方:人太多了,人行道上还隔三叉五停放着自行车或电瓶车,再加上店堂里铮亮的灯光映照之下,那道上反倒有点摸不着底的感觉,走着都觉得不爽快、不安全。一路上老伴直埋怨今天不该走这里,远不如往北走娄门了。

路遇老同学(原创) - 禊湖人 - 禊湖人        不过埋怨归埋怨,今天走这还真走着了。怎么说?因为有意外的收获:今天我在葑门西街段上遇着了我班的同学张国定。

        我们是在葑门西街交通银行前遇着张国定同学的,他正迎着我们往北走,他身穿一件衬衫,外套一件深色多兜的马夹,早已谢顶的头上在夜色灯光下亮光光的,晚风吹拂,一缕头发顽皮地在他脑门上飘啊飘的。我们象是突然发现了对方,“喂!”“嗨!”简单而又有点惊讶的招呼,两双手紧握在一起。我告诉他,我们是出来走走,他告诉我们是出来兜兜。

        “身体怎么样?”

        “还好!还好!”

        几句寒喧过后,我问他忙不,还在做吗?张国定说,他早已退休了,最近他又要出去了。交谈中,张国定告诉我:他女儿在北欧,瑞典,他常去那看他女儿。他说,马上又要去了,去那过冬天。张国定讲话之间一直笑迷迷的,看得出,他很爱他的女儿,很满意女儿的一切,他为女儿感到自豪!我也深为他感到高兴。

        我们匆匆而别。我不禁想起一件关于我和他的事:那是一次同学聚会,席间,老潘拉我到一边,轻声地问我:你和张国定之间有什么矛盾吗?张国定说,你怎么看见他老是不理不睬的,甚或故意把头扭开的呢?当时我真的是一头雾水,墨黑咙咚!我想了会对老潘说,没有啊!没矛盾啊!真的,想不起来我们有什么矛盾啊。我们平时接触、交往本就不多,就是同学聚会那会大家碰碰头,同学碰头是开心的事,我也很喜欢同学聚会,大家尽情谈啊,说啊,笑啊,尽情的回忆那过去的岁月。我绝不会对他有什么意见的,完全没有的,我还巴望着一次次的同学聚会,巴望着班里的同学都来,可以说,巴望都巴望不过来呢!我对老潘说,可能是我的脾气、习性引起了张国定同学的误解,因为我平时可能不善于言谈,特别是那个主动性不够,我喜欢一边坐着,看着大家乐啊、闹的,从中感受到我的那份快乐与满足。也许,数年前我一个耳朵聋了,影响了我的听力,也影响到我的社交活动。我请老潘适时帮我解释一下,我也想什么时候遇着张国定同学一定要向他解释,向他致谦!

        我一直没有遇着张国定同学,后来有一次同学聚会他也因事没来,还有一次在莫邪路上,我正在走着,忽见一辆电瓶车从我身边驶过,一看,驾车的是张国定同学!待我醒悟过来要叫住他时,车已远去,我好懊恼!

        今天能路遇张国定同学,我很高兴!虽然只是短短的几分钟,但我感到,我们都很开心,都很真诚!我想,再向他道歉、解释已纯属多余,我们大家都会来好好地珍惜这几十年的同学情的!我期待着能有那么一次聚会,我和他,不!和班上所有的同学都能敞开胸怀,喝个醉,谈个够!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4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