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路遇(原创)  

2010-05-23 18:10:22|  分类: 同学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左 黄锡之  右 蒋元之

  

 

                      

路遇 - 禊湖人 - 禊湖人

 (一)

 

最近,闲逛之际,得遇二同班同学,欣喜万分,急着叫停路边,忙不迭声地互打招呼,又匆匆地聊上几句,时间虽很短,却也激动好一阵:唉!长远不见了,怎能不开心呢?

那天,在十全街,我观看毕一幕慈善手语剧,正在公交站台上等车返家,一眼瞥见马路对面走着的是我班同学毛祺,我全然不顾一切,忙呼:“毛祺!”毛祺应声回首看见了我,也急忙穿过马路奔我而来,我们是互相问寒嘘暖的,也亏得车子不准时,我们聊了好一会才分了手。

毛祺,原本我只知他父亲是苏高中的老师,他是个学习尖子、高材生,肯动脑子,上课时举手答问最多者就数他,所以他功课很好。我后来总结出要读书好的经验,其中首要的一条就是“善于提问、敢于提问”,这条经验一定程度上是从毛祺等同学身上找到的。

说实在话,在学校里读书时,我与毛祺等同学接触不多,可能是因为我们是地区生,而他们是本校生,再加上后来发生的“文化大革命”,把我们又隔开了一层。只是到了上世纪八十年代,我才从我夫人的叔叔那里听到了毛祺的声音:毛祺返城后安排在供电局,与我夫人的叔叔同在一个部们,听我那叔叔讲,毛祺问他:“沈国强还那么‘革命’吗?”我无言以答,这恐怕就是我们分隔十数年的主因吧。

几十年过去了,当我们步入中年人、老年人的行列,回首一望,我们走过的都是一样充满着坎坷、充满着痛苦,那共同的经历,那共同的感受,把我们又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我们几度聚会,说不完、道不尽……

我也记不得是哪年,好象是纪念上山下乡三十周年那会吧,毛祺对我说,他也是黎里人。我以为他在逛我呢,但从他那真诚的目光中,我相信了。毛祺告诉我,他老家在镇东首,他们毛家对革命贡献大着呢。后来,我从一本黎里镇志上找到了毛祺的祖辈毛啸岑,一位早年就与柳亚子一起兴学办报,后加入共产党,为革命作出诸多贡献的老前辈。

不久,我们还约了同是黎里人的隔壁(1)班的王魁兴一起驱车去黎里,寻访故居旧宅。毛祺同学也是几十年未回黎里了,看得出,他对故乡充满着感情,你看他,还有王魁兴,当他们找着了那旧地时,都激动得差不多要跳起来,横看竖看,走近了看,离远点再看,手握相机,左一张右一张的,我也深为他们高兴、深为他们激动。

 

 

                                                                         (二)

 

路遇 - 禊湖人 - 禊湖人那天,夫人陪岳母大人去三元坊那边的理发店做头发。回来后,夫人笑着告诉我,今天,她在理发店见着了我班同学蒋元之,她说,是蒋元之先发现了她,跟她打招呼,但她接着说她很快也认出了蒋元之。没想到,没过几天,我也遇着了蒋元之,不过不是在那个店里,是路遇。

上周一下午,我因事去了趟公证处,回家路上走至相王路、竹辉路口时,忽见一乘自行车急急地往南驶去,是蒋元之?是蒋元之!我拉开了嗓子高喊:“蒋元之!”自行车停下了,蒋元之下了车,见着了我笑着说:“是你啊!”他说起了那天理发店遇着我夫人的情景。我告诉他,我每天是如何打发时光的,我说:你呢?蒋元之说,他每天在家看股票行情,但最近股票下跌,没什么看头。下午,他就带了象棋骑车到桂花公园找棋友下棋,直下到五、六点钟才回家。

我的印象中,蒋元之是厂长,可一问他这个厂长退休金也不过是一般工人的标准,还没我高,不过蒋元之心态很好,他说:那有什么办法呢?想穿点吧,身体好才是最要紧的!是啊,我完全赞同他的看法。

蒋元之跟我说,大家都退休了,班上同学应该多碰碰头,也不要搞得太复杂,半天足够了,费用嚒,AA制。我说是啊,或者就在桂花公园茶室喝喝茶什么的。我们两都认为搞他个半年一次差不多。

蒋元之去桂花公园下棋了,我也就回家了,但我脑子里却还在想着蒋元之,想着蒋元之他老爸。

蒋元之老爸不是别人,乃是我校副校长蒋兆庚。

说起蒋校长,我就会想起文革时的一件事:

那时节,批判所谓资产阶级教育路线,记不得是哪个班在搞这次批判,他们把蒋校长叫去批判了,要蒋校长承认执行了资产阶级教育路线,招生不面向工农兵。蒋校长说:附中招生是面向工农兵的,这几年每年都招收了很多的地区生。蒋校长说:沈国强就是我去招来的。

这句话后来有同学告诉了我,我也才知道我是蒋校长招进附中的,而且,听说,我们那一届进附中的,吴江县就招了我一个。

我从心底里感谢蒋校长,尽管那时还在搞批判,及至见着了蒋元之同学,也总会感到尤为亲切些。

  评论这张
 
阅读(19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