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那年那月(1)(原创)  

2010-01-27 11:27:14|  分类: 风腥血雨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江苏师院的日子里

 

     东小桥弄、严衙前、望星桥、天赐庄,从学校出来往江苏师院,总要经过这么些地方。这些地方除了东小桥弄、望星桥以外,其余都改了名了:严衙前、天赐庄已与西头的十梓街统称为“十梓街”,江苏师院也变成了苏州大学。

变归变,改归改,然而在我等年轻时分、血气方刚之际,这几个地方所发生的事却至今不能忘怀。

话又要回到十年动乱时。67年夏,文那年那月(1) - 禊湖人 - 禊湖人革武斗的腥风刮到了苏州,而我们誓死捍卫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决心比天还高、比海还大。百里外的老爸老妈让人专门打来了电话:“儿子,回来吧!外边这样乱。”我言语铮铮:“我不回来!我要把文化大革命进行到底!”我安慰二老:“不要紧的,没事的。”

我没有回家,没有离开学校。

苏州半年前就分裂成二派了,二派间的争斗不断,升级很快。再看看周边地区,好象全国都是这个样。二派间的争论正演变为武斗,武斗之风正在向我们这边蔓延。

我和我的同学们是决意不要武斗的,甚至于连应对武斗的准备工作都不主张搞。先前市联络站召开会议,要我们提高警惕,不搞武斗,但要做好这方面的应对准备。我们说:“我们什么都不搞,一只碗不响,二只碗就难以叮当。”

那年7月24日,发生在醋坊桥的一场冲突,动摇了我们的信念:好端端的队伍在行进着,突然,不知从哪斜刺里哗啦啦杀进了一队人马,手持棍棒,见我们的队伍就冲,遇大旗就砸,就抢。我们要紧护好大旗,那伙人已经冲到了我们的面前,我们高声说:“要文斗,不要武斗!”“好!要文斗!”领头的大个子对着我们抡起棍子就是猛砸。那天,我也挨了打,我穿了件酱红色的汗衫,目标太明显了!我被同学们抢了出来,剥掉了这件惹眼的汗衫,同学们把我送进了附近的医院,结论是“轻度脑震荡”。当我头上缠着绷带,嘴上涂着药水回到学校时,我的脑子里混沌一片:“真的武斗了”!

其实,早在半年多之前,我们步行串联至南昌时,那里已经发生了大规模的武斗。难道说,真是革命队伍中混进了阶级敌人?他们要肆意破坏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要破坏毛主席的革命路线?

正是在那战火燃起之际,江青在北京的一个声援武汉造反派的会上号召:“要文攻武卫嘛!”江青认定二派中的某一派一定是有别有用心的阶级敌人混在其中,他们的目的是要破坏文化大革命,破坏……

我们的劲被鼓起来了,看来,现在是到了用鲜血和生命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时候了。

我们紧急召开了中心组会议,接着开了全体会议。谈了形势,作出了影响市联络站号召的决定:撤出学校,到江苏师院去,把分散的力量握成一个拳头,可以有力地打击对方。

初到江苏师院,我们有三四十来人,过了几天,离去了一些同学,还有约三十来人,有男同学,有女同学,最大的如我们高三的学生,最小的是初一的同学,算起来那时小不点儿也只有14岁左右。那年那月(1) - 禊湖人 - 禊湖人

江苏师院是一片备战的镜头,人们手里拿着大刀、长矛,有的头上还戴着柳条帽在走来走去,行色匆匆。有几处地方生着地炉,鼓风机呼呼的吹着,火苗窜得好高!有几个工人模样的人,将那很粗的螺纹钢、竹节钢断成一截一截的,伸进地炉内烧得通红通红,再取出来锻打,一根钢筋不一会就锻成了一支长矛,头上三角形,尖尖的,扁扁的,放在边上一个水桶中“吱”的一声就算淬了火。

我们去指挥部领受任务,指挥部没有明确我们干什么,先是说:“待命吧!”后来,指挥又说:“这样吧,你们那些男同学就成立一个“特务班”吧,什么任务,到时会通知你们的!”我们神色庄重的领受了任务。

不多会,我们便被指挥部召去,接受第一次任务:为大本营站岗。站岗的地点就在望星桥东堍,站岗的任务就是了望情况,发现异常,立即报告大本营。

站岗的地方离大本营甚远。足有好几百米,怎样报信呢?不知是谁想出了个放炮仗的办法。于是一捆炮仗拿进来了,又拿来了几包香烟,要我们不间断的抽烟,以防关键时火柴都点不着。

站岗,没发现什么情况。

一天,指挥部召我们去,说:“你们晚上去前面侦察一下,看阿有什么情况,有没有对方的人骚扰活动。”

那天晚上,我们十来个男同学领了命,顺着天赐庄往西而去,时间估摸晚八时左右吧,路上行人也无,我们走到严衙前,不知是谁提议我们去学校看看,于是我们拐进东小桥弄,往学校走去。学校门都关着,我们翻门进入学校,望进去黑洞洞的,鬼都没有一个。在教室大楼前逗留了一会后,我们便折身出来走上严衙前。

夜静悄悄的,我们也无声响,贴着街边往前走,快到十字路口,大约还有百多米吧,突然我们头顶上一户人家,窗户响了一下,随后听得“哗啦啦”一阵脚步声急促地往里奔去,怎么回事?我们相互对视了一下,大概楼上这户人家无意中从窗户往外一望,看见了我们这些人而受惊了!

侦察没有结果,其实这也是结果:我们所到之处,没有任何情况。

几天后,指挥部召开会议,说:“在我们这条街前方不远的路口,常有对方人员在骚扰。”指挥部决定迎战。会议上分配任务,领受任务的是由工人组成的一支队伍,我们要上,指挥部说:“学生不上前,你们还小。”好说歹说,结果总算让我们争取上了一个第二梯队的任务。

出发了!工人的队伍在前,从江苏师院大门口出发,队伍分二列,分别沿着街道二边的人行道行走,那边的人行道很窄,所以,队伍基本上是贴着两侧的房屋走。指挥员就站在马路中央,面对着前方,手里拿着个哨子,我们听他的哨音:一声短音,我们就往前挺进一步;一长声,则取半跪姿,原地休息。我们手握长矛,头戴着柳条帽,神情严肃,目不斜视,随着哨声而动作。因为是第二梯队,我们排得很后,看不见也听不到前方到底怎么样。

这样的阵式,我心里想,倒有点象古代武士们在打仗。因为对周围居民不构成威胁,所以,街道二边的居民都纷纷倚窗靠门观看。

身背后的大本营,高音喇叭放着进行曲,响着毛主席的语录歌,间或插进了播音员那激昂慷慨的声音。

忽然,有人说:“快看哪,拉下来了!”顺着所指方向看过去,只见路中央一辆小板车急促地拉过,车上躺着一个人,血迹斑斑,看样子伤得不轻,也不知道此人是我方的,还是对方的。不一会,大本营的高音喇叭响起了播音员激动的声音:“无产阶级革命派的战友们,我们胜利了!”

队伍停止前进了,我们一直半跪着蹲着。少倾,大本营里推出了一辆辆板车,满载着雪白的馒头,大块的红烧肉,还有热气腾腾的汤,呵!我们胜利了!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