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风雨中(3)(原创)  

2010-01-20 07:51:32|  分类: 大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破四旧

 

9月,刮起了一股破四旧的风,一些店名被改了,学校名改了,连自家的姓名也改了。我们学校 “江苏师范学院附属中学”,改成了“毛泽东思想战校”。学校里每个班级的黑板边上都贴出了一张更名声明,改名的同学自己在上面写上原名和新名,这改名就算完成了。也有改了再改回来的,我班有一位同学姓王,他把自己的名字改成了“王军”,苏州人读“王军”与“皇军”一个样,当有同学读出来后,大家都禁不住笑了,这名字当然没改成。

这名字刚改毕,不知怎的,一股抄家风又刮起了。我参加了在学校附近醋库巷里二户人家的抄家。

记得那一天,我正在教室里,有同学来叫我,说有同学正在醋库巷里抄家,阿去看看?我们来到了醋库巷74号,同学说,这里住的是解放前伪江苏省省长的小老婆,因怀疑她家藏有手枪,所以去抄她的家。

这是一独门独户的人家,进去是前庭,中间是天井,后面一上一下,楼上是卧室,楼下客厅,客厅边上还有一间。

我进去的时候已有许多同学在里头了,那个伪省长的小老婆正在我校一群初中同学包围中靠墙坐在一张木榻上。她,六十光景年纪,保养的挺好,所以看起来不到六十的。同学围着她,要她讲出来枪藏在什么地方,她一口否认,就是说没有。先前已有同学抄过她家了,只在她家煤球筐里翻出了一卷美钞,其它一无所获。在此间指导抄家的居委会的阿姨们告诉我们:这个老太家里有一口井,这口井里可能有文章。这口井位于楼梯脚下,老太从不让人家碰这口井的,偶尔有人上她家要讨点井水,她是绝对不允许的。

追问在继续中,几个女同学,还有男同学,你问罢我来问,声声紧逼,后来干脆就问:井里有什么东西?如此这般车轮大战,一直审问了好长时间,到最后,老太熬不住了,只见她突然振臂高呼:“红卫兵,你们胜利啦!”这突然其来的叫喊把我们大家吓了一大跳,几个男同学跳上木榻,擒住她的双手,喝问她叫些什么东西。老太有气无力地说:“我是说,红卫兵胜利了,我这口井里是有枪。”老太这声招供,兴奋了在场的所有的人,大家七嘴八舌,争着要下井打捞,那边居委会的人已把绳子、吊桶等准备好了。经过奋力争取,我终于成了第一个下井的人,我脱掉了外衣,准备下井,居委会的阿姨递上来一瓶还未开封的白酒,50几度半斤装的,阿姨说:“喝下去,井里凉着。”我点点头,拿过酒瓶就往嘴里倒,“咕咚咕咚”一口气就喝完了。

我下到井里,两脚却探不到井底,都是水和淤泥。开始动作了,我接过井上传下来的吊桶,一桶一桶将它装满,摇动绳子让他们拉上去,还没干多少时间,井口传来了第二位下井同学的催促声,我说:“再让我干会吧!”过了不一会,催促声又来了,直至催了四、五回,我才在大家的劝导下上了井,可是,我还舍不得换衣,我说,过会我还要下!

我在里边外面走了一圈,天井里满是井里拉上来的水啊泥啊,十几个同学正围着用手摸啊捏的,他们在找枪和子弹。

我下井前喝的那半斤白酒,在我上来后发挥作用了。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瘫下去的,但当我醒来时,发现我躺在一把藤椅子里,身上拥着一条被子,我想站起来,但觉得头晕得很,浑身没力气。我低头看看被子里的我,发现我穿了一条不知是谁的破短裤。边上的同学对我说:“哈!你终于醒啦!”他们告诉我说,你好沉啊,想把你拖到楼上去,可怎么也拖不动,只好把屋里的女同学赶到隔壁去,再帮我身上擦干净,换上了从戴同学家里拿来的短裤,到楼上拿了床被子,总算把我安顿好了。同学们告诉我:枪找到了,有三支,其中一支勃朗宁还很新的呢,估计扔下去时间还不长,子弹有几十发。

我最终没有再下井,实在没力气了。听同学讲,枪是第三个下井去的孙同学开始找到的,孙同学在井里就开始激动了,井口的同学也激动了,激动之余不小心踩落一块砖头,正好砸在孙同学头上,他被砸出了脑震荡。

醋库巷74号里抄出了枪,这条消息很快传遍了苏州城,后来,在苏州文革成果展览上还展出呢。

醋库巷74号抄家基本结束了,那个老太就由居民上来管了,听说后来要把她谴送回原籍,老太乘人不备,跳入了她家的那口井里自杀了。

我们还参加了醋库巷内另一家的抄家,大概是三十几号吧,居委会介绍说,这是家官僚资本家,他家字画特多,在我们去抄前,据说他们已经往上海转移了一批字画,在居委会主持下,由我们学校同学专程去上海追了回来。

我没有立即去这家参加抄家,因为前边我喝的酒,弄得我一直昏昏沉沉的,我回学校睡了足足一整天,过了一天后我再去这家,同学们,还有居委会的阿姨对我说,你就不要跑进跑出的忙了,你就端张凳子坐着看好那些抄出来的东西吧。我一口应允了,那些抄出来的东西就放在我脚边。

抄家结束了,我们回到了学校,可不几天,公园派出所带信来,让我去一趟。什么事?原来派出所在清点抄家物资时发现少了二枚金戒指,因为是我在看管抄出来的东西的,所以理所当然地应该询问我其中的过程,我是当然的怀疑对象。可惜,我是一问三不知,不知道这戒指是怎样失踪的。过了一个多月后,派出所带信来说,金戒指找到了,是被抄这家的人趁我不注意之际偷偷拿走的。

  评论这张
 
阅读(170)|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