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风雨中(2)(原创)  

2010-01-18 11:57:40|  分类: 大批判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批判校领导  批老师

文化大革命形势瞬息万变。

5月中旬起,中央发布了一系列文件、指示,同时中央二报一刊也相继发表了一系列的社论。以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为首的首都大专院校就象是中央搞文革的实验工厂,凡事总是这么几个学校先搞出点什么名堂,然后就会有中央的指示出来,或是文件,或是最高指示,或是社论,他们指导着、左右着我们的行动。

中央“五一六”通知发布后,北京大学聂元梓他们抛出了矛头直指北京市委和北大党委的大字报,于是全国各地都欣起了炮打各级党委的浪潮。南京大学的部分师生写的《十问匡亚明》的大字报也刊上了《新华日报》。这个当口,我们学校的同学也坐不住了,一些同学在商量着如何批判校长徐天放的资产阶级教育路线。我们高三的十几位同学聚在一起,十分认真地学习了当时的报纸,社论等,写出了我们学校第一张矛头指向校领导的大字报,以醒目的标题贴在了教室大楼的过道里。大字报只具了四个同学的名,这是因为有同学提出,为防止以后可能出现的秋后算帐,避免累及过多的同学而这样处理的。

大字报震动很大,揭批校领导的大字报很快贴满了学校的大字报栏,连食堂里的墙上都贴满了,学校的几名副职领导都上了大字报,校长徐天放还被勒令从学校对面罗家花园的红楼里搬出来住到了东操场北边的原体育用具室内。

批判校领导长达数年,其间67年苏城武斗,几位领导被晾在一边,直到大联合过后才开始考虑解放徐天放。文革中因此一劫,几位领导身心都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以至于后来我们总感觉愧对他们,好象总有那赎不完的罪。

一篇《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的发表,开始了老师们被批斗的厄运。一夜之间,许许多多的老师被大字报点了名,而且很快,一些老师被关进了“牛棚”,唱起了“牛鬼蛇神歌”,涉世未深的学生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对自己的老师实施了这样的折磨,这是一大悲哀,老师的身心倍受伤害,甚至还有积怨至今不肯原谅的,而作为学生的我们难道好受么?我们的良心也在自责,在悔恨,几十年始终放不下这份欠下的情!

前不久,息耒园里热议的崔承衍老师被楸回学校批斗的事,我也参加在其中,这是在当时的文革筹委会安排下,我们好几个同学乘火车赶赴杭州,再通过当时对方的居委会实施的。

最感莫名的是外语老师蔡杰的死,好象蔡老师并没有受到怎样的冲击,几天后却传来了他吊死在家乡的桑园田里的消息。

七十年代中期,粉碎四人帮,实现拨乱反正后,老师积在心中的那个怨啊恨啊,终于得以释放。我还在昆山,我接到了学校老师寄来的函,老师们在声讨四人帮、声讨文革的同时要我向学校老师就此作深刻的检查,并向老师们赔礼道歉。其实,在接到老师的这一信件前,我就文革以及我在文革中的一切,思考过不知多少回,尽管我也觉得冤,想不通:我也是响应党中央号召,紧跟毛主席,积极搞文化大革命,凡事都抢在头里,甚至连命都不顾,怎么到后来会是错了呢?我也受到了多次的批判,批判我的人说我是反党,反革命,我冤啊,想不通,我都哭过好几回!但我想,对于学校的老师我们确实犯下了严重的错误,有些行动可以说是在犯罪!我提笔写信给母校的老师,替我自己,替我的同学们承认了我们的罪过,向老师们赔礼道歉,后来每当我见到我的老师时,我都向他们表明了我的态度。而最终,我和我的同学们也得到了老师的谅解,老师们说:”不能都怪你们……”够了,够了!就这句话就足以宽慰了我们,我真想大呼一声:“理解万岁!”

  评论这张
 
阅读(272)|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