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童年(原创)  

2009-10-11 11:39:16|  分类: 童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再过几天就是“儿童节”了,外孙女挺高兴的,我们给她买了礼物,看她那兴高采烈的模样,我想起了我的童年,尽管这已是五十余年前的事,我仍然记忆犹新,值此儿童节到来之际,我禁不住拿起了笔,重新追索我的童年,让我这花甲老头与我的外孙女一起过个有意思的儿童节吧!

 

                          画画

我喜欢画画,从小就喜欢,只要拿到笔,随手就画。铅笔、石笔、粉笔,画在纸上、画在地上……,兴许是遗传了父亲的基因吧。我父亲画画可好了,他是个泥水匠,他喜欢画画,灶头上有他的画,自家的灶头上、人家的灶头上都有父亲画的画。父亲的画还颇有点国画的味,挂在我家客堂屏风上的“龙”,就是父亲的杰作,那条龙张牙舞爪,腾云驾雾,好有气势。

那一年,我还未上学,连幼儿园都未上。有一天,在庙桥弄里自家门口斜对面,那家人家门前有一条水泥铺就的街沿石,长长的,足有四、五十公分宽。我常喜欢拿着石笔在那街沿石上涂鸦。这天,我拿着一本小画册,画册里有一幅画,一个小女孩端坐在小凳子上。我跪在地上,在街沿石上依着那幅画一笔一笔的画着,不一会,那小女孩就跃在了那水泥石条上了,我正自鸣得意之际,身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唔!画的不错!好好画,将来当个画家!”回头一看,是大哥!我惶惶然的站了起来。

我没有成为画家,因为我没有“好好的”画过。现在想来,喜欢画画,是每个儿童的天性。其实并非是喜欢画画,实在是一种好奇,什么都要看看,什么都要学学,这哪是画,分明是涂鸦。但是,如果那个时候就有有识之士、有才之人给于点拨,或许以后能成为画家的。

 

                        讲故事

那是幼儿园的事。

大概是学期将要结束的时候,老师要每个小朋友讲一个故事,而且要到讲台前去讲,老师就坐在讲台边上,那阵势就象是考试,我心里别提有多紧张了。

挨到我了。老师说:“沈国强,你来讲吧!”我慢吞吞的站起来,慢吞吞的往讲台上走去,我还不知道要讲什么故事呢!我一边走,一边在想:讲什么呢?讲什么呢?

突然,一句话从我脑海中闪过:“一个和尚挑水喝,二个和尚杠水喝,三个和尚…”对!就讲“一个和尚”吧。讲台到了,于是,我就讲起来了:

“从前啊,有一座庙,那庙在山上。庙里有和尚,他们要出来找水喝,一个和尚出来了,他到山下去挑水,挑啊挑,就是挑不上来。这时又一个和尚下山了,他挑啊挑,也没挑上来。又有一个和尚下山了,他挑啊挑,还是没挑上来。这时,又一个和尚……”

我也不知道这故事该如何讲下去,我编不出来了,我已经一口气讲了七、八个和尚下去了,可那水还是没挑上来。这边老师说了:“好了,和尚已经把水抬上来了。沈国强,你下去吧!”我如释重负,快步从讲台上奔下来,不提防一个小朋友的腿横在过道上,我被绊倒了,重重的摔在地上,额头渗出了血,老师急忙奔过来,一把抱起了我,用手捂着我的头,又叫了一个大点的小朋友,把我送回了家。

 

                            入队

小时候我贪玩、爱打架,常“吃生活”。父母亲管的很严、很凶,还有我二姐,也常看着我们。

二年级起,班上陆续有同学戴红领巾了,我没在意。后来戴红领巾的小朋友越来越多了,二姐开始发问了:“国强,怎么人家都戴上了红领巾,你什么时候戴啊?”父母亲也严厉的训话了,我想,我该想法争取入队了。

要想入队,就不能象以前那样贪玩、做小动作、闯祸,得规规距距的。于是我一下子突然变好了,上课两手反抄身后,毕恭毕敬地坐着。可是,好景不长,这样熬了二、三天,熬不住了,先是思想开小差,人坐着,不知在想什么,两只手慢慢地移到前面,禁不住又做起了小动作,要不就和边上的同学“讲章”。这一天,我正和同学“讲章”,不期被语文老师陶老师看见了,陶老师可凶了,所有的老师中,我们最怕陶老师了。陶老师“腾、腾、腾”来到我身边,用手中指作钩状,在我头上狠狠地敲了几个“火爆栗子”,说:“哼!还想入队呢!规矩了没几天,老毛病又犯了!我看你什么时候好入队!”这一天回到家,我又被吃了顿“生活”。

我终于在三年级下学期戴上了红领巾,我好高兴啊!戴了红领巾满校园地跑,从前期部跑到后期部,生怕别人不知道。五年级那会,我的手臂上多了个“二条杠”,成了中队委,也是好高兴啊!满校的跑。

 

                           看汽车

2001年10月12日,外孙女清清出生了,几天后,我开了自备车去苏州妇保医院接她们娘俩出院。

今年,外孙女9岁了,读小学1年级,她乘汽车都乘腻了,她们的小家也有了自己的车子,上班、外出、游玩,好不方便,好不幸福!

我想到了我的童年,我象清清那么大时,别说自备车,连汽车都没见过。于是就有了老爸带我们兄妹三个步行十余里路专程去看汽车的故事。

我们居住的黎里镇,周围河网密布,主要交通工具是船,没有公路,当然也就不见汽车了,不要说象我这么大,镇里七、八十岁的老人没见过汽车的也多着呢。

那一年,我大概读六年级吧,弟弟三年级,小妹还在幼儿园呢。我们平素只在书里见到汽车,听人说,距我们十余里地外的平望镇有公路、有汽车,于是我们常在老爸面前讲,我们要去平望,我们要看汽车。那天,父亲终于同意带我们去平望看汽车了,我们乐得蹦了起来。

一早我们出发了,我们是走着去的。那时我们那里走着去平望不要太多啊!我们称之为“跑平望”,从老轮船码头对岸往西走,摆二个渡,步行约一个多小时就到了。一路上,我和弟弟自己走,小妹呢,走一阵,父亲背一阵,路上碰到熟人问道:“阿品师傅,你们到那里去啊?”父亲无奈地说:“喏,这几个小赤佬,要看汽车,带他们到平望去。”就这样牛牵马背的,我们到了平望,走上了公路,看到了汽车。

几年后,太浦河挖到了黎里,几十万的`民工,挖出了一条又直又宽的大河,河北岸出现了一条金灿灿的公路,汽车开进了黎里镇……

  评论这张
 
阅读(7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