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难忘昆化(三)(原创)  

2009-10-11 11:32:18|  分类: 难忘昆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七年半的昆化生活给我留下了许许多多难以忘却的记忆。

 

我首先忘不了的是化工厂的那块红烧肉,还有那份营养菜。

红烧肉,家常菜,但化工厂食堂烧出来的红烧肉特别好吃,油而不腻,块头又大,一见到那模样,一闻到那肉香,口水都要出来。红烧肉渐渐成了化工厂食堂的特色菜,来了客人,红烧肉是非买不可的。化工厂的工人尤其能吃红烧肉。有一回,上中班,我去食堂吃夜宵,恰逢有个车间的工人在赌吃红烧肉,营养菜券就放在台上,最后记录是多少已记不起了,反正能吃。

化工厂人人都有一份营养菜,每天一毛五,视你上班天数计,有一天算一天。切莫小看这一毛五,现在是根本不起眼,那时的作用可大着呢!有着这份营养菜,才会有那么多人来吃红烧肉,一是营养菜是发的,不是自己另掏钱买的,所以吃起来更大方些,再加上营养菜券与红烧肉等值,都是一毛五,算都不用算,撕下一张券就是一块红烧肉。

当然,也有人营养菜也算计着用的,总希望营养菜里也能节省出几个钱出来。

 

前阵时间,电视里播放连续剧《我的团长我的团》,这本片子我没全看,倒是这本剧名使我想起了昆山化工厂也有个团长。

团长为什么叫“团长”,我不知道,只知道人家都叫他“团长”。团长本名邵惠明,昆山正仪人,化工厂农药车间管理员,他长着一副瘦削的身材,走起路来一拖一拖的,他不善言语,脸上却总是挂着微笑。他和王建国、林奇祥同住一间宿舍,所以我常能碰到他。

团长每天都掖下夹着个小盒子之类的东西上下班。他在宿舍里时间待得很短,每天吃罢晚饭,他都会去食堂楼上打开阅览室的门,让住在厂里的职工阅读;有时,团长的身影又会出现在电视机旁,热心的他又在为热衷于看电视的职工服务。

有一则关于团长的笑话: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团长有了一辆自行车,一辆除了车铃不响,什么都响的自行车。团长请人给拾掇了一下,便开始骑车往返昆山、正仪之间了。可能是车技生疏,或许是生性谨慎,团长骑车在路,一听见喇叭声响,便会迅即下车,待车辆驶过后再骑行。但有一次,团长听得喇叭声响要紧下车,紧等慢等不见有车上来,复又上车,又闻喇叭声响,于是再下车,还是没车经过,团长纳闷:没车经过,哪来的喇叭声呢?他四下寻觅,方才发现喇叭声是从河里的轮船上传来的。

团长是个好人,一个热心为职工服务的好人,只可惜他已作古了,想来他年龄也不会大到哪里,肯定又是什么绝症作怪。

 

火情,现在时见报道。一听闻什么地方有火情,我就会想起在化工厂时,我们也经历过一场大火。

大火起于农药车间。那天,天已黑了,我们吃过了晚饭,正躺在床上天南地北的聊着,突然间,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救声:“救火!快去救火!农药车间着火了!”呼救声越来越近,越来越急。我们马上从床上跳起来,套上工作服就往铁路南边奔过去。农药车间已是火海一片。化工厂自己的消防队员已到了,在他们的组织指挥下,蜂拥而来的救火人员沿着盘旋而上的楼梯排起了队,作起了接力传,将一袋袋的砂子运到火场,用砂灭火。火势很旺,其热量烘烤着救火的人群,也在逼向楼下不远处静卧着的二只酒精储槽,这里充满着危险,但没人退却!此时,昆山的消防车来了,苏州的消防车来了,太仓的来了,连上海嘉定的消防车也来了,条条水龙冲向火场。这时,站在最前方的人有人晕倒了,“硫化氢中毒!块!拖出去!”晕倒的人拖开了,后边的人飞快地递补了上去,不多会,我们电解上的孙福民也晕倒了,他们都被急送医院抢救了。

火终被扑灭了,这时已是下半夜,我回头一看,救火的队伍里好大部分是住厂的插青!

过后,我们去看望了孙福民,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汉子,此时却象个小孩,只是浅浅地笑笑。后来,听送孙福民回苏州疗养的同事回来讲,孙福民见着了他妈竟然也会撒起娇来,头句话就说:“姆妈,我要吃鸡!”

 

想起化工厂,难忘刘善远。

这是我的感慨,在这篇难忘的文章中,是非说不可的。

刘善远是华侨,夫妻两都是华侨,可能是印度尼西亚的吧。老刘在厂技术部门工作,后来成立了基建后,他也在那里上班。

我与老刘本无交往,可是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使我找上了他。

那是1977年,我结婚了,小女出生了,夫人在隔壁小化工上班,时间一晃,产假过了,应该回厂上班了。可是当时我们在昆山没有“家”,要上班了,拖了个小孩,总得有个地方安顿才是,小化工是绝无办法的,只能在大化工想办法了。我找了行政科李科长、找了当时的厂工会主席、副厂长蒋巧林,没办法,最后我找了厂长,厂长说无法安排,甚至我岳丈出面找到厂长,也婉拒了。我焦头烂额。走投无路间,友人指点:化工厂篮球场楼上招待所有一间房空关着,这间房是厂里照顾华侨刘善远夫妻两给他们作工间休息用的,他们不常用,何不找他们商量商量。于是我赶紧连夜找上老刘家,一进门,连句寒喧的话也没说就把来意说了。我本是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来的,试试看吧,不知成不成。没料想,老刘听罢我介绍了情况立马答应了我的要求,反过来跟我说对不起,因为久未住人,里边很脏很乱,我要紧道谢还来不及,心里直舒一口气,激动得反复道谢。

不久,我们一家三口搬进了这间9个平方的小屋,我们小家庭的生活就是从这间小屋正式开始的,我女儿人生迈出的第一步也是在这间小屋。后来,厂部得知此事后很是恼火,在全厂大会上批评说有人抢房,老刘安慰我说:不要紧,我去跟厂长解释,是我同意的。

许多年以后,我岳丈在香港遇着刘善远时谈起此事,向他致谢,老刘连连摆手:“我都忘了!”

 

昆山化工厂,有许许多多的人,许许多多的事都深记我心头,我常常会想起这一切,偶尔有机会同事们相聚在一起,我都会兴奋不已,旧事重提,旧情重温,一大快事也!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