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难忘昆化(二)(原创)  

2009-10-11 11:31:21|  分类: 难忘昆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时间进入到七四年下半年,记得是电解车间停车检修的日子吧。这次检修是大修,电解车间生产出来的氯气及盐酸都是强腐蚀性的东西,对设备,对管道腐蚀很厉害。大修任务很重,时间也较长。但那次大修我没参加,我被借到厂供销科,跑采购。我的任务很简单,化工厂供销科常年有好几个师傅在外搞采购,他们常驻各地,苏州有人常驻,南京有人,上海也有人。我的任务是提货,就是说,老同志采购完了,到该去提货时,我便先赶往提货点,落实好提货地点、时间,再通知工厂,随后便等厂里派车来运回去,我的任务便算完成了。我去的最多的地方是苏州,跟驻苏州的徐方庆师傅也就搞熟了。南京也常去,因为常去,有一次空余时间我去探望了一下在省革委会工作的苏州出去的施兆祥,不经意这一去,便引来了一场大祸,在后来的“说清楚”中被揪住不放,大会点,小会批,历时数月,这是后话,恕不细述。

七五年,我被正式调至基建办公室。

基建办公室,其实早就成立了,它是基于化工厂要投产新建电石、石灰氮车间而设立的。建电石石灰氮车间,是化工厂的规划蓝图之一,因为化工厂的拳头产品大约叫“双氰胺”吧,它的主要原料是石灰氮,规划建设的电石石灰氮车间实质上是三车间的配套车间。我被调基建办公室(电石车间)这就意味着我今后就是新组建的电石车间的人员了;意味着我从此正式离开电解车间,离开我那些朝夕相处的伙伴们。

当时,我们电石车间的人员仅数人,包括车间主任徐锋、我、陆晓明、陆小弟。我们三位是三个班长的人选。徐锋当车间主任是厂部选的将,他年长我一岁吧,却已在化工厂待了十余年了。他很钻,他待了好几个车间,每待一个车间,都把那里的产品摸的熟透,连分子式、分子结构都了解,更莫说是生产过程了。而当他来到电石车间后,就一头钻进电石里头,从设备到工艺、生产的每一过程都细细的研究过,他去了不少兄弟工厂,了解了许多地方的电石炉的情况,它们的设计规模,它们的工艺流程,以至实际生产时的操作规程,在此基础上,他编撰了属于我们自己的电石手册,包括我们的参数,我们的结构,我们的规程。

在基建上班很愉快,首先,大家很合的来,我们和办公室几人,还有工程技术人员一起上班。我们好似一个特别的群体,其他车间都在正常上班,三班制,我们在为新车间的诞生而努力。每天早上,在一个个来化工厂上班的人流前,我们等候在厂门口,等着化工厂唯一的一辆大客车(权作我们上下班的班车)载着我们,一路熙熙攘攘来到青阳港工地。那时,我们还有不少人正在跟着广播自学日语,我记得有徐锋、鲍志春、冯祥元、陶康明,还有我。天天晚上听广播,一早乘在班车上,我们就叽里咕噜的交流开了。我们大家都学的蛮好,整个教程有三册,我学完了一册半,后来由于回苏州的缘故停了下来,从此再没碰过,至今已忘光了。

在基建上那阵子,有机会我也学着为那些技术人员帮帮忙,说帮忙也惭愧,我算那门子货?也是自己想学一点技术方面的东西,充实一下自己。先是跟着徐锋描图,居然也可以凑合。那些技术人员都挺好的。邹皆忠是搞土建的,冯祥光也是土建,冯宗恒是搞设备的,鲍志春是搞工艺的,还有刘善远,都挺好的,肯指点,我还在冯宗恒的指点下学着为一只法兰盘作图呢。

七六年上半年,青阳港电石车间主厂房已竣工,庞大的电石炉也正在制作、安装,土建上已进入石灰氮车间施工准备了,工地上一片繁忙。此时,电石车间招兵买马,来了好一批新工人,其中还有一批插队在城北、新镇等地的知青,大都是苏州二中的。电石车间三个班正式组建了,我是甲班的班长,陆晓明在乙班,陆小弟在丙班,我们开赴上海吴凇化工厂电石车间实施培训。

我们全副武装:头戴工作帽、护目镜,身穿帆布服,脚蹬老K皮鞋,戴着帆布手套的手则握着几十斤重、四、五米长的钢钎,在2000度高温的电石炉前,象个炼钢工人一般的操作着。

在上海的培训持续了好几个月,上海的师傅肯教、很放手,我们去的人肯学,很大胆,到后来基本上是我们在单挑了。上海培训因毛主席的逝世而告终。1976年9月9日,我们所住的泗塘新村春光饭店的服务员告知,下午四时,中央台有重要广播。挨到下午四点,广播里传出了天大的噩耗,莫大震惊:毛主席逝世了!没几天,上海的形势出现了微妙的变化,我们天天上班的吴凇化工厂出现了全副武装的工人纠察队值岗了,进出工厂都要受查,我当即回厂汇报,廖大富指示:全部撤回!昆山化工厂电石车间,赴上海的第一次培训就此结束了。

1979年7月,我离开昆山回到苏州,我是搭上了返城的最后一班车回来的。在我之前,化工厂的苏州知青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电解车间的王建国走了,王维忆走了,陆雪雪走了,姚佩珍也走了,机修车间的那些苏插走了,我们电石车间的那些知青,赵汝楷、史建华、李永清等都回来了。我也回来了,虽然心中几多遗憾:我没有看到电石车间开车;虽然周围的同志们力劝我留下来,厂长也专门来挽留我,我想了好久,权衡再三,还是选择回来。

  评论这张
 
阅读(151)| 评论(1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