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难忘昆化(一)(原创)  

2009-10-11 11:30:05|  分类: 难忘昆化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年底,我应召来到了昆山化工厂,一进厂就被安排到电解车间,我们同时进厂中的三十来名新工人,合着化工厂从各车间抽调出来的老工人,便是刚组建的电解车间全部人马了。

新厂房座落在沪宁铁路南畔,跨过铁路线,便是我们的电解车间,站在这里,不多会就会有火车开过,那一条条的长龙,隆隆开过来,又隆隆开过去,我们脚下的地皮也跟着发出阵阵轻颤,厂办的唐主任(人称唐百管,真名忘了,其人文笔特好,是部队上下来的,后来又应召回部队了)在新工人进厂的学习班上说:“昆山化工厂很大,津浦铁路穿过厂区……”,这句话倒是一点也不假。

进厂不久适逢元旦,新年刚过,我们便赴苏州化工厂电解车间培训。我在化盐工段,同工段还有孙福民,他也是苏插。

我在电解车间待了三年。从培训始到后来车间投产,我在常日班化盐工段。记得初投产时,我就出了个大洋相:电解开车一直开不出来,电解槽内电流奇高,电解后的碱液下不来,电解也进行不下去,怎么回事?厂长来了,技术人员也来了,查来查去,结果发现问题就出在我所负责的化盐工段,是我掉以轻心,忽视了在化盐过程中,要滴加碱液这一环节,因而盐水中的钙、镁离子无法生成沉淀物,在外观上看,人家的盐水清澈见底,我们的盐水混浊不堪,杂质未除,电离子紊乱,从而影响了电解的进行。此事对我触动很大,因为我一向很自信,我压跟儿就没重视过滴碱液这一环节,不想就是栽在这一环节上,可见人们常说:“科学的事来不得半点马虎。”此话千真万确。

电解正常开车一段时间后,根据厂部安排,决定上马盐酸工段。原先没这个工段时氢气是放空的,资源浪费。于是我被从化盐上调下来,一起参加盐酸工段的建造。我们那个盐酸工段小组有几个人我忘了,记得有周达,还有刘师傅等,好象王建国也在。我们去了浙江菱湖化工厂参观、学习,熟悉设备的构造,它的工序流程。周达是个挺不错的师傅,他经验丰富,又有文化,算啊做啊什么都行,态度又好,没架子,就是不知怎么回事,他也被扣上了一顶“516分子”的帽子,不过,他倒也无所谓,工作依旧。盐酸工段的开车是相当顺溜,他的主设备是化工厂机修车间自己造的,但安装,特别是喷淋塔内的安装是我们自己搞的。

我在电解车间当过一阵子的生产组副组长(车间副主任),这还是我刚进厂大约三个月左右宣布任命的。我挺吃惊,没想到,因为我仅是个新工人,我无所适从。好在我副主任当的时间也不长,大约一年以后吧,我就被免去副主任职务,调去电解丙班,当副班长,改上三班倒,直到三年后,我调离电解车间。

电解丙班,当时是闻名全厂的先进班组,更以“读书小组”而叫响。我们这个班组,共有十几号人,除班长稍大些,还有二个阿姨,其余都是年轻人,如整流上的丰忠秀,电解上的陆雪雪、小马,盐酸上的王建国、小殷,冷冻上的徐龙富,还有林奇祥等,我当时在浓缩工段。班长沈仁法是退伍军人、党员,住厂,我们几个也都住厂,三班倒,平时空余时间较多,常有班长召唤我们一起来打牌的时光。王建国笔头子蛮行,落笔也快,丰忠秀是团支部的委员,所以我们班就成了最容易召集,最有政治热情的班组。这里还得要提一下陆世富,他也是个退伍军人,党员,年纪轻着呢,当时在车间的职务相当于党支部委员,他的口才也很好,讲起话来一套一套的,他和我们相处得也很融洽,可以说,电解丙班能够叫的响,读书小组能够挂得上号,包含着陆世富的诸多心血。

  评论这张
 
阅读(87)|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