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再教育(原创)  

2009-10-11 11:27:25|  分类: 在乡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毛主席说:“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这句话应该说是十分明确的指出了当初我们下乡插队的主要任务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

下乡后,我一直是紧绷着这么一根接受再教育的弦,而且想方设法寻找机会接受再教育。那时,农村里会议也多,尤其是冬天农闲时,或者平时风雨天,大队时不时的召开各种会议,有时是批判会,把一帮子“地富反坏右”拉到台上批判一通。有时是学习交流会,组织学毛选,当是插队青年的主责。公社里、大队里还有宣传队,包括文艺宣传队,还有专抓阶级斗争的宣传队。我有幸参加了公社组织的宣传队。农闲时节,开赴一些大队搞整顿领导班子等。我记得到过红星、毛许、新生、联明、红旗等大队。宣传队有一些大队干部、贫下中农的代表,还有插青。我们这个宣传队里就有当时红星大队的顾书记,他瘦瘦的,人十分干练,说话时,常常先笑咪咪的,但有时会变的十分严肃。他很随和,很好相处。他当时办了一桩事,实在令我吃惊,那就是他化了一千元钱,把自己的住宅翻了一下,三开间,七路头。一千元,我咋舌,一个大队书记有那么多钱!不过,顾书记说,他借了不少的钱。几十年后我与一些同学讲起顾书记翻房的事,还在惊叹,倒不是说他当时怎么有钱,而是惊叹当时这么翻一下房才1000元钱,现在1000元钱可连一个平方都买不下来。

接受再教育,还有个故事:那时不是时兴忆苦思甜么!于是,不知在哪一年秋收过后,新米上来了,分米时,还有一些糠,我们一时心血来潮,自己做了一些糠饼,把糠用水揉了,就象现在做瘪子团一样,自己吃了,又用盖碗盛了满满的一碗,乘去大队开会之际,送到位于红旗站的大队部,请大队书记和我们一起吃。大队书记赞扬了我们,随后把盖碗放到了窗台上。

几个星期后,我们又去大队部了,我想起了那个盛着糠饼的盖碗,可以拿回来了吧,我想。一进大队部,我看到那个盖碗在窗台上放着,过去一拿,手里感沉沉的。不是空的!打开一看,这是什么东西?怎么有那么多的白毛、灰毛?仔细一看,那是发霉的东西。再一看,要好了!是那糠饼啊!书记太忙了,忘了它了!然再仔细的一想,唉!怪我没考虑周全,怎么可以我给书记吃糠饼呢,这不是变成书记接受我们的再教育了么!我直拍自己的脑门!

还有一件事:评工分!大寨式评工分。相传这是学大寨的招儿,就是过一阵子,队里召开社员大会,针对前一段干农活的情况,对每个人的劳动报酬进行评定,这就是评工分。方式是自报自议。插队后参加了几次评工分,我发现,评工分也体现了再教育。有一回评工分,评到我们二个插青了,要自报。因为是首次接触到这个东西,我们心里没谱,我们真诚的表示,请社员对我们评定。随后,有几个社员说:我们队里二个插青都是不错的,干活积极,不怕苦,不怕累,他们干的也都是重活、体力活,可以给高分。然也有社员说:这二个插青好是好,只不过他们刚来,还不熟悉,而且他们来是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所以不能给高分,再低一个档次。是啊!我们是来接受再教育的,所以工分不能拿最高的,于是乎,我们的工分水平就一直低了个档次。不过,我们从来都不去争他,不会争!随便给多少!

尽管如此,我们在接受再教育的同时,更多得到的是信任,是关爱。社员们有话喜欢对我们说,有事喜欢跟我们商量,包括那几个队委,他们说:你们见多识广,你们公正无私,我们信的过。刚下来那会,我们没房住,他们让住仓库里,收获季节,那些粮食啊,蔬菜瓜果类都往我们那里搬,他们说:有你们帮我们看仓库,我们最放心了。插队没过二年,队里就向大队提议让我们担任小队会计,我们婉拒了,理由就是我们是来接受再教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