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与插兄们在一起的日子(原创)  

2009-10-11 11:25:09|  分类: 在乡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队里共有四个知青,二个昆山,二个苏插。

昆插者:张凯兴、蔡晓;苏插者:毛建新及我也。

68年12月下乡,毛建新先期到九队,我晚十余天下去。记得我到九队的第一天,毛建新就向我介绍说:小队还有二位昆插,他们现在一在大队小学教书,一在饲料厂打糠,我们住的房子,原先就是他们住的。

首次见面,很是有趣。我记不得是哪一天了,那天,我也忘了在干什么,暮然见着门口并排站着2个人,一高个,一矮个,二人脸上都挂着笑,一个笑的和蔼,另一个则有着卓别林般的笑。他们看着我说:你就是沈国强?我说:是啊,我就是沈国强。他们二人介绍了,一位介绍说现在小学教书,另一位介绍说叫蔡晓,现在饲料厂打糠,人称糠大叔。头回见面,我的感觉是:乐天派,言语中不无幽默,很好相处,他们是一对好兄弟、好搭档。而与我们呢?会很快成为好朋友的。

是的,我们很快成了好朋友,他们常回九队看我们,我们也常去养秀泾看张老师,去红旗站看蔡晓,尤去红旗站为多。因为,大队会堂就在那儿,饲料厂也在那儿。大队开大会,间或队里打糠、打米都会去那。大凡我们去到红旗站,蔡晓总是穿着工作服,戴着披肩帽,一身粉一身灰,连眉毛、胡子上都是灰不拉渣的。仅在说话时,才露出那满口白牙和红色的嘴唇。

他们常在工作空余时间来九队玩,有一年队里种着西瓜,那天,毛建新在独水墩值夜看西瓜,我呢,大概身体有些不舒服,躺着,他们来了后,没有见着毛建新,干脆跳进河里,游到独水墩去看。回来时,我已朦胧入睡,依稀听见有人叫我,睁眼一看,他们回来了,手里还抱着个大西瓜。

又有一年,我们养了几只鸡,最后只剩下一只寄养在队里的老阿姨家。大概是秋天的某一天吧,我们四人碰面了,决定把这只已长大的鸡杀了开开荤。不知是谁当的刽子手,杀好了鸡,我们进里屋侃大山,一会儿,准备烫毛开肚,到了外屋一看,咦,那只鸡呢?不见了!循着地上的血迹寻去,往窗外一看,好家伙,我们的那只鸡,脖子上滴着血,正在踱步呢!抓回来后,干脆我们把鸡头一刀剁了下来。

那一年,蔡晓的老爸来了,住在队里。我们都很开心,老人家是原昆山省中的老师,知识渊博,手脚不闲,我们喜欢听老人家天南海北的聊。蔡老师很喜欢搞试验,我记得,有一回,蔡老自己设计了个灶头,长长的,地下有风道,柴火是从上面塞下去的,安着前后二个锅,此灶的特点是省柴火,这个灶头,蔡老用了一阵子呢。

蔡晓对他老爸很是孝顺。他在饲料厂工作,一有空就来队里陪他老爸,我目睹了蔡晓在他老爸最后的日子里,他为老爸接屎接尿,洗床单、衣裤,不厌其烦。

蔡老走了,遗憾的是我没有来奔丧,没有见着蔡老最后一面。一想起这件事,我就觉得我愧对蔡晓,愧对我的插兄,虽然事出有因(当时我在昆山化工厂,蔡晓打电话到化工厂时,接电话的人竟忘了对我说,以致耽误了这件对我来说是非同小可的事)。

光阴如梭,一晃40年过去了!这些年来,我们常有联系,偶有往来。然而,四弟兄已经很长时间没有重逢了,不知何时才能团圆一下,在此唯有借“息耒园”一地向我的插兄们问候致意,祝大家身体健康、万事如意!

                       2009.02.04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