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回乡有感(5)(原创)  

2009-12-28 10:49:48|  分类: 故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校

 

我在故乡的南新小学读的书,毕业后在镇东的初级中学就读,63年秋才到苏州读高中。

南新小学就在庙桥南堍东侧,那个时候分前期部、后期部的。前期部是低年级的,一、二年级,还有幼儿园。我的幼儿园时期也是在这里度过的。我在先前写的“童年”里记载了我幼儿园时讲故事的经历,就是在这里边。前期部的教室后面是一个操场,操场往南开出门去,就是一片农田了。前期部大门的左边有一条弄堂,弄堂里住着丁舜芳老师,她当时大概是教导主任吧!

后期部离庙桥很近的,那是前门,后门则在庙桥弄里,高年级,从三年级到六年级吧,都在这里。这里原先可能是个什么祠堂,里边的房子很大,我记得,我读五年级时的教室里边就有一个很大的可能是祭台吧!而教室门前的青石地面上,还有一块碑,这碑由一只石龟驮着的呢!教师的办公室在那状似山门的房子里,办公室二侧都有门,过这二道门有一条道路往西,就到庙桥弄的后门,道路二侧都是教室,我的六年级便是在这里读的。那排教室的南门是一片很大的操场。

六年级时的班主任是徐觉民老师,他很喜欢我这个顽皮的学生。我们曾在教室里玩“百响”(一种小鞭炮),有一次我们几个同学作好了挡,在徐老师进教室的一瞬即敲响了“百响”,把徐老师吓的不轻。徐老师很喜欢我们,尤其是我吧,我的功课很好的,我的作文常被徐老师作范文当堂读给大家听,及至几年后我弟弟读六年级时,还听到过我写的作文呢!我的数学也好,考试时我常第一个交卷,而且基本是满分。徐老师会把我的卷子批好后放在那,后来同学交的卷子,便以我为准批改了。不过,徐老师也有出错的时候。有一次,我照例是头一个交卷,徐老师照例是满卷的勾,批了“5”分。再搁在那当范卷批改后交上来的卷,谁知,后交卷的同学竟没有一个满分的,而且批错的都是一样的题。徐老师惊觉了,反过头来看我的卷,才发现是我的卷错了。徐老师让同学将我从操场上叫了回来,问了声:“你怎么搞的?”我看了一下,是我错了。怎么会错呢?咳,要紧抢头卷,答题后都没检查。

黎里还一所小学——建新小学,它是中心小学,地点就在夏家桥东河南侧。建新小学里边我没进去了。哦,进去过一回,那是六年级时,建新小学办了个展览,他们的教学成果都展在了里边,我们也去参观了。我印象极深的是里边展出了他们的一位女同学,时年也读六年级,她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年年三好生,那奖状好多啊!后来到了初中,我才记起了那名字,她叫朱锦云,初中时他和我同班了,几年后我考上了附中,她进了苏高中。

我们和建新小学还有一段故事,那大概是我读五年级的时候,我们和建新小学的同学开了一次战,闹的还很凶!

建新小学的边上有个土丘,一次我们在土丘边上玩,碰上了几个建新小学的同学,不知怎么回事,吵了起来,打了起来。大家都回去叫人了。我们蜂拥而至,最后占领了那土丘,还在那土丘上捡起地上的石子、砖块扔进了他们的学校,教室的玻璃砸坏了不少,后来老师出来了,我们才罢了手。再后来,我们在自己学校里受到了处分,为此,我挨了打!

60年,进初中了,黎里那时只有一所初级中学,在今镇东首。那年正逢教育改革,我们那一届升学考都没考,全部免试直升初中学习。镇上有二所小学,农村还有好多的小学,所有的毕业生都进了初中,初一时有4个班的新生,可是,到底是镇上的与农村的小学不一样,教学水平不一样,学生实际受教育程度也不一样。学生淘汰率太高了,初二开学时,不少农村的同学都不来了,他们实在跟不上。可能还有其他原因,到了初三,只有二个班了,每班也只有四十名左右的同学。

初中,虽只三年,印象颇深。校舍:进大门那幢楼,底下是教室,楼上东侧是教师办公室,西侧大概是校长室、教务处。过这幢楼进去,右手边都是教室,正前方是体育房(室内),里边放着体育用具,有一回,我不慎摔断了一只哑铃,把我吓坏了。那可是要赔的啊!后来体育老师郑凤翔知道了,安慰我以后小心,我才放下了块石头。

黎中生活,已经过去了四十多个年头,好些老师都在我脑海里头!

班主任范学蠡老师对我好关心啊!他常来看我们,谈心,谈学习,谈我们青春的生活。那年中考,我们都集中来到范老师的家乡震泽中学,他自始至终陪着我们,关照我们不要慌,考前要放松,考时不紧张,考后细检查。还特意关照,准考证号码别忘了写。范老师说:“告诉你们,今天这个考场,就有三个同学叫沈国强。”真有其事?确有其事,后来我打听到,三个沈国强,我进了江苏师院附中,一人进了南京一所中专,还有一人进了无锡一所学校,如今其中的一位就在黎里中学任教。

我考高中,范老师自始至终的关心着,他家住震泽,他常去阅卷处去了解中考情况,他给我来了好多的信,最初,他说:“你考的总的还可以,可能数学不太理想。”后来范老师又来信了,“你可能会被第一志愿录取,进江苏师院附中。”再一封信说:“附中危险,因为你这次数学考的不好!不过,附中进不了,震泽中学是没问题的。”再后来一封信:“你肯定被附中录取了!”果然二十多天后,我接到了来自苏州的、用旧报纸糊的信封,里边装着我的录取通知书。

黎中,那表情严峻的校长刘克锦老师,那和蔼可亲的费因笃副校长,那十分严厉的费正

秋教导主任,那年轻潇洒的黄领浦老师,沈采贞老师,还有杜老师,黄老师,何老师等等都一一浮现在我眼前。

08年12月,在同学沈菊珍的努力下,我们班三十余位同学竟然能在分离45年之后再次相会,他们没有忘记我这个老班长!

黎里,几十年间的变化太大了!连我读书的这几处地方都变没了!南新小学成了友谊学校,建新小学成了住宅小区,黎中也搬进了新开辟的校区了……                  

  评论这张
 
阅读(158)|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