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回乡有感(2)(原创)  

2009-12-21 11:10:11|  分类: 故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轮船码头

出罢庙桥弄,从船长浜走出来,往南折过去,见一座小桥,桥上红色的字写着“接挂桥”,我不知其出点如何,倒是记得桥堍好像住着有我的一个小学同学,叫凌康德,后来在夏家桥那边的街上见到有一家修电器的铺子名为“康德家电维修”,探头望进去,里边坐着的一个老者,象是我的那位凌同学,只是相隔年月实在太长了,不敢贸然相认。

接挂桥望南,还有一座桥,应该是叫“大桥”吧。其实桥并不大,小得很,人们就这么叫的,据说桥那边是枪毙犯人的地方,也没什么特别,就是偏僻点罢了,四周都是农田。

大桥西岸那片地方,原先在58年大跃进的时候是钢铁厂。那时,我妈也在钢铁厂里烧饭,我和我姐曾去看过,到得那里,没见到有高炉,但见是一片红光,人头挤挤,一片忙碌的景象,好象炼焦炉还是有的。

大炼钢铁是一场全民运动。我们那时还在读小学,为钢铁元帅升帐,大人们在炼钢铁,我们在拾缸爿,拾回来后把它敲碎,在石阶上、水泥地上再把它磨成粉末,据说这是做耐火砖的好材料。

那个时候有好多事是今天的年轻人看来不可思议的:除四害,那时也是一项运动,四害,把麻雀也归入其中,于是大人、小孩齐动手。我记忆中的一个镜头:在我们学校教师办公室前,教历史的朱老师左手拿着一只破脸盆,右手执一根小木棒,眼望着蓝天,使劲地敲着,敲击声中但见天上的麻雀飞来飞去,窜上窜下,却不见有麻雀掉下来。

大跃进在黎里留下了好些痕迹,就在庙桥弄我家原住的房子外墙上至今还有一条标语依稀可见,上书“……..人定胜天!”好象还是我三哥所写。

喔,对了,刚才我说的那地方叫南柵。南柵我们常去,因为那里有个轮船码头。黎里,四周水系发达,以至于黎里与外界无陆路相通,轮船是唯一的交通工具。地处南柵的轮船码头是个客运码头,人们出行、人们接客都到这里。我家好几个哥姐都在外地,或逢假期,或逢节日,我们都要到这里相候。

从南柵过鲍家桥再往西,那是市河的支流,从这里往前走大概百米左右有一座小桥,桥身上写着:“望平桥”,据说站在此桥上能望得见十余里外的平望镇,望平桥因此得名,可是我站在桥上望过好多次,却从未能望见平望,倒是从这桥上过去,是我们“跑平望”的必经之路。跑平望就是靠步行走到平望去,从这里一路过去,过二个渡口,大约十二里路就到平望了,我小时候跑过二三次。那年我的那口子头回来黎里,我们就是乘汽车到平望,再从平望走到黎里。

经望平桥再往前走,象是一条堤岸,有数米宽,岸边即是宽宽的河道,堤岸那头就是一个码头,还有一间小屋,那里便是轮船码头了。轮船码头的对面,相传那里就是黎里八景之一的玛瑙庵遗址,玛瑙庵早就没了,我也从没见过,望过去就是一片废墟。

站在码头上往西望去,水面好开阔,人们都喜欢在这里,手搭凉棚,翘首西望,望着望着,最先看见的人便会激动的报告给他人:“我看见了!来了!来了!”于是人们会纷纷拥上前去,远处,一艘轮船昂着头缓缓地驶来。

轮船码头不知是何时消失的。我记得当年我离开黎里还是从这里走的,几年以后我还从这里乘船回苏州的呢。可现在轮船码头是没有了,那间权作卖票、候船的小屋也没有了,那原本很开阔的河道如今也拥塞着好些的船;远处那波光粼粼的河面也不见了,只见一条柏油马路曲曲弯弯向前伸去。

轮船码头留在了我的记忆中。

  评论这张
 
阅读(98)|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