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禊湖人

禊湖,少有人知;禊湖,缘源流长;禊湖,我的思念......

 
 
 

日志

 
 

回乡有感(1)(原创)  

2009-12-20 14:57:27|  分类: 故乡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庙桥弄

上周末,趁回老家办点事,到镇上转了转,旧地重游,触景生情,儿时的情景历历在目。

我家在庙桥弄,一到黎里,我第一站就往庙桥弄跑。

庙桥弄,我想是因弄口那庙桥而得名吧!而庙桥大概又因桥上有庙而有名的吧,他的大名“大陵桥”倒反不被人们所识。

庙桥上的庙在桥南端,有二层,楼上有楼梯自桥南端而上,上面供奉着菩萨,香火旺盛。楼下也有香火,那庙底下是一个火塘,来烧香的人都在这火塘内化纸钱。

桥北头,也是一座庙,我只知其名为大庙,实不知供奉的是哪方菩萨,我也没见过那庙,打我小时起,这里就是一家粮店了。

庙桥南端,紧邻其西侧有一间小小的店铺,那店铺的伙计和老板是一人,姓仲,是个老头,人称仲老二,我们都呼他“仲家老伯伯”。老伯伯店里有文化用品,铅笔、橡皮、本子等都有,还有我们喜欢吃的棕子糖、梅饼、支萝卜干等,我们但得身边有个几分钱,总喜欢到这里买个梅饼吃吃,那梅饼面上有一层干草粉,甜甜的,还真好吃。

小铺子的隔壁是橹绷店,我常到那店门口看他们做橹绷,那橹绷做好后,师傅们便把它架起来,底下放一盆燃着的木屑慢慢地烘烤着。

庙桥北端两头一路延过去都是店铺。现在同里、周庄,还有浙江的乌镇,都有傍着一条小河的市井,那布局都是两边店铺夹着中间一条小道,还有那连绵不断的廊棚,那密密分布的小桥……,那时的黎里也是这么漂亮的一个江南小镇。

那夏日的夜晚,庙桥是人们休闲纳凉的好地方,三五的人群挤坐在桥两边的石栏杆上天南地北的聊啊吹的,他们还特喜欢听我的老父亲说书。

我小时候胆子很小,晚间从不敢一人走路。那年,父亲决心练我的胆子。一天,天黑了,我们都在桥上乘凉,突然,父亲把我叫过去,跟我说家里的鸡棚门没关,让我去关,我一听,吓了,我求助地望着我的哥姐们,可这回没人理我了,父亲厉声喝问:“去不去?”我知道,要说不去,肯定是一顿生活,吃过了生活还得去。我只得迈开双腿往家走。一过庙桥,前面黑古隆东,我头皮子发麻,总觉得那黑暗里有妖怪,随时会跑出来,我不敢想又不敢看,心里越来越怕,终于“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拼命地奔回家,把那鸡棚的门匆匆靠了上去,回过头再拼命往庙桥头奔去,一路哭声不断。以后我又去关过鸡棚的门,有时是回去取东西,反正这般的练,终于我不怕了,从此再也没有怕过。

过庙桥就是庙桥弄了。庙桥弄是条石板弄,那铺设的石板每一条都有一米多长,四十公分左右的宽。石板下面是下水道,那下雨的雨水、那两边人家生活污水都从这里不知流向何方,小时候我还见过一次清淤泥的呢。

庙桥弄内住的都是些寻常人家。从弄堂口往里看,头一家是史家,那老头儿是个针灸医生,我们都称呼他“寿生老伯泊”,挺有名气的。我的一条小命还是他救过来的呢。那时我可能也就三、四岁吧,我发寒热,哥姐们怕我冷,把我放在太阳底下晒,突然,我的三哥看见我脸色发白,嘴里吐白沫,要紧奔过去把寿生老伯伯给叫了来,寿生老伯伯来看了后说:“你们怎么把他放在太阳底下晒的呢?再晚些时候小命都要没了。”寿生老泊伯关照把我移到我家的弄堂里,把我的嘴巴撬开,把舌头拉出来,拿出他的那把三棱刀,在我的舌底扎了二针,一股发黑的血流了出来,又在我身上扎了好几根针,总算把我给救过来了。

寿生老伯家隔壁是春泉老伯伯,他是剃头匠,手艺极好,他的理发铺子就在杨家桥东,那时的紫阳观对面。春泉老伯伯的背很驼,许是常年给人理发所致吧。老伯伯夫妻两都是苏州人,一口苏州话,问起他们过去家居何处,都会说:伲是苏州枫桥人呀。

然后再过去那间住的是骆家的,他们的老当家的是在上海干事的,不常回来,那女的胖胖的,她专做卖柴的,乡下有人摇船上来卖稻柴,都找她,请她给掌秤算帐的,人都称“卖柴大宝”。他们家有二个儿子,一个女儿,年龄都跟我们差不多。

我家对面住的是秦家。秦家那当家的也是剃头匠,但女的却是在上海工作的,偶回家,我见过,那是个胖胖的打扮时髦的女人。

在往里便是姚家、徐家、周家,那徐家可能算是大人家的罢。

庙桥弄底是一所小学,南新小学,那是后门。我们读书都是在那里读的,离我家好近。学校操场上有一个土台,是人工垒起来的,据说是解放军来后垒的,我们都喜欢在这个土台边上玩,我二哥就在土台边上表演拿大顶给我们看;我还听我三哥跟我说,那远处的月亮是有二个人抬出来送到天上去的,于是,每当夜晚,月亮从那边出来时,我便紧盯着看,还真的依稀地见到两个人抬着那月亮走出来,再往天上这么一送,那月亮便升上来了。

土台边上是农田。夏夜,那一闪一闪的荧火虫从那田间往我们飞过来,我们便拿着个小瓶子,追着捉那荧火虫。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